星洲网
星洲网
星洲网 登录
我的股票|星洲网 我的股票
Newsletter|星洲网 Newsletter 联络我们|星洲网 联络我们 登广告|星洲网 登广告 关于我们|星洲网 关于我们 活动|星洲网 活动
下载App
下载App
简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水獭

1月前
3月前
6月前
7月前
7月前
7月前
9月前
11月前
(新加坡19日讯)水獭清晨溜进洋房大开杀戒,鱼池里的8尾锦鲤和鲶鱼一夜间死光,现场还留下4尾“断头鱼身”,饲主心痛难当。 痛失整池鱼的屋主周先生(72岁,退休)联系《新明日报》,称他和家人住在加东士温纳路(Swanage Road)一带超过16年,从未发生过这样事,如今担心水獭大军将继续入侵加东一带私宅。 他透露,前天(3月17日)清晨6时许被女佣叫醒,下楼查看后,发现“案发现场”惨不忍睹,鱼池里的鱼被水獭咬到穿肠肚烂,传出阵阵鱼腥味。 “开始时我听不懂女佣说什么,她很紧张说’ikan ikan’,我下楼后看到鱼池里都是鱼鳞和鱼鳍,以及鱼的残骸,心都碎了。” 他指所饲养的6条鲤鱼和2条鲶鱼,全部惨遭毒手,其中4尾“尸骨无存”,另4尾也只剩下残骸。 他提供的照片显示,水獭啃食后留下的鲤鱼死状恐怖,有的被啃掉鱼头,有的则被吃到只剩鱼尾。 他绘述,妻子事后回想起当天凌晨1时许,她在睡梦中依稀听到水池传来水花溅起的声音,相信水獭就是在那时候行凶。 “但她以为是过滤系统发出的声音,不以为意,车子的行车记录器也没拍到水獭入侵的过程。” 他相信水獭是从铁闸的缝隙钻进来。经历此事后,他称打算用铁网围起大门的缝隙,但又担心水獭还是可能攀上铁网或翻墙而入,所以暂时不添购新鱼。 “很难防止它们再来,我也不想在鱼池顶部放铁网,暂时几个月不会再养,不想再看到心爱的鱼被杀害。” 鲤鱼是儿所赠   鲶鱼养逾20年 周先生说,他所饲养的鲤鱼虽不是名贵锦鲤,但对他来说意义非凡,是儿子在六七年前送他的生日礼物。 “我从它们只有六七公分长,养到现在每一尾都超过30公分,我的鲶鱼也养了20几年。” 他也说:“我每天早上喂鱼时看到它们心情就很愉悦,这次的损失,远远超过金钱所能衡量的。” 饲主:盼当局关注水獭问题 周太太透露,近来发现有水獭家族入侵加东一带,她在住家附近散步时,曾经两次遇到水獭一家大小出没觅食,相信这些水獭可能沿着河道、水道“搬家”。 周先生则指出,同样的事故频频发生,希望当局关注并解决水獭问题,必要时应把它们迁回大自然,阻止它们重返住宅区。  
11月前
(新加坡3日讯)水獭大军入侵新加坡实龙岗花园,私宅鱼池的二十多条锦鲤在清晨惨遭水獭大军的“毒手”,被挖眼、拉肠和啃头,还猛撞玻璃门企图入屋,吓坏居民。 《新明日报》报导,饱受惊吓的女屋主称,她和家人住在新加坡实龙岗花园附近的力通道一带多年,从没发生过这样事,她相信这也是水獭大军首次入侵实龙岗花园私宅,还猛撞玻璃门图入屋。 不愿具名的她说,女佣昨天清晨5时许便听到水池传来水花溅起的声音,根据女佣的说法,水獭得逞后还不断撞门,尝试进入屋内,吓坏大家。 她指丈夫闻声后走出来大力拍打玻璃门,最后拿出高尔夫球杆将水獭赶走。 “我们第一次遇到这样的情况,闭路电视只拍到它们出现的影子。” 根据女屋主提供的照片显示,至少有二十多条鲤鱼惨遭毒手,其中几只的死状更是惨不忍睹,被水獭穿肠剖肚。 《新明日报》记者抵达时,负责清理池塘的负责人也在现场。 据观察,池塘内还留有数只锦鲤,但有几只不是不见尾巴,就是鱼眼不知所踪,好些已奄奄一息。 池塘的水质相信也因为被水獭入侵后显得浑浊,更有杂质漂浮在水面。 男屋主透露,池塘里养了超过20条鱼,有些锦鲤还养了好些年,最长的有18公分。 或从邻居家翻矮墙而入 女屋主指铁闸门没空隙,相信水獭是从邻居家矮墙翻墙入侵。 女事主说,无论屋外外墙,包括铁闸门栏杆的设计紧密,不解水獭从何入侵家园。 不过,根据水獭的“逃亡路线”,他们相信水獭是借助邻居家的矮墙翻墙,再爬入他们家。 “它们从邻居家的方向离开,而且四周还留有脚印。” 经历此事后,她称不想再看到心爱的鲤鱼惨遭毒手,所以暂时不愿添购新鱼,也防止它们再次到来。
12月前
1年前
1年前
1年前
1年前
1年前
2年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