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洲网
星洲网
星洲网 登录
我的股票|星洲网 我的股票
Newsletter|星洲网 Newsletter 联络我们|星洲网 联络我们 登广告|星洲网 登广告 关于我们|星洲网 关于我们 活动|星洲网 活动
下载App
下载App
简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治疗

3小时前
1星期前
2星期前
2月前
2月前
2月前
3月前
4月前
4月前
4月前
5月前
7月前
某天下午,在毫无征兆的情况下,我的髋关节突然痛起来,痛得我几乎无法走路。它像敌人布置的地雷,多年来平安无事,如今无意踩中,发出猛烈的攻击,让我措手不及。想到半个月后的欧洲之旅,恐怕去不成了,心中有点焦虑。 髋关节疼痛,影响了整只左腿,我举步难行,只好把重心转移到右腿,勉强能够移动。仿佛一家公司某个职员突然告假,该部门同事必须一人做两份工,相当吃力。我默默祈祷,右腿啊右腿,你一定要竭力撑下去,千万别轻言放弃。 上楼是件苦差,我只能让右腿先上,然后小心地移动左腿,行动相当缓慢。想起病中的岳父,去世前的十多天,尽管多次摔倒,还一拐一拐地在客厅扶着墙壁行走。如今我极需这股坚强的意志力,忍受剧痛的攻击。 该去哪里治疗?首先出现在脑海中的是我治疗五十肩的脊椎骨矫正中心。我联系了该中心的负责人,对方说这个星期的预约已经排满了,只能排到下个星期。下个星期才治疗,未免太迟了!经过三番四次联系,终于找到一家能够在当天做治疗的治疗中心,约定下午两点半。 在妻子陪同之下,提早15分钟到达治疗中心。治疗师先咨询病因,我说大概是昨天上午搬煤气桶而引发旧伤。环顾这个设备先进的治疗中心,我突然想起父亲生前身体有不适,习惯叫我或三哥载他去找传统中医。医务所弥漫着浓浓的中药味,而且没有空调,我不敢久待。如果老人家还在,让他享受这种现代化的服务,那可多好啊! 爸爸上辈子犯了错 父亲曾经骑摩托摔倒,颈椎骨受伤,住了两个月医院。出院之后还有一些后遗症,我负责载他去找中医或去中药店买草药。有一次,二舅介绍一个跌打师傅,住在七哩一带,那人擅长用瓷碗治疗。我是第一次见识这种独特的治疗方式。父亲趴在褥子上,褪下短裤,光着屁股任由师傅摆布。师傅在病人的患处擦了药酒,扬起瓷碗,以碗底轻轻敲击,白皙的皮肤,渐渐呈现暗红的痕迹。师傅一直重复这个动作,殷切嘱咐病人要忍耐。父亲居然没有惨叫,还有闲情与师傅聊天,真是不可思议。我回家向母亲禀告治疗的过程,母亲听了之后,没夸奖父亲的勇气,反而认为我爸肯定是上辈子犯了什么错,才遭受上天的惩罚——打屁股。 如今时代不同了,我置身于冷气治疗中心,舒服地接受现代仪器治疗,没被打屁股,按母亲的逻辑,我上辈子应该没干什么坏事。现代的治疗仪器,即使是按摩器,力度也控制得很好。之前我曾经找传统推拿师,遇到慈悲为怀的推拿师,边推拿边关切地问会痛不痛,令人感动不已;遇到精力过剩的推拿师,下手毫不留情,病人痛得喊爹喊娘,后悔来到人世间。 在治疗过程中,医师在我臀部安装治疗仪器,这一点我充分配合,像当年的老爸。按摩之后是电疗,医师调到适合的电力,我感到一阵麻痹,一群蚂蚁在我臀部开派对,大跳霹雳舞。我免费提供演出场地,只可惜看不到精彩的演出。 过了60大关,人体的器官纷纷老化,各种毛病像敌人派来的卧底,平时与主人称兄道弟,谈笑风生,时机一到,他们露出真面目,纷纷发难,让人疲于应付。我这部陈旧的汽车,送去修车厂维修的频率增加了。幸亏古晋的医疗设施不错,这一类治疗中心就开了好几家。至于其他省份的居民,须长途跋涉才能接受治疗。 生命是脆弱的,也不懂这部老爷车什么时候完全不适合维修。那一天,倘若能够当作废铁卖给回收中心,让后人得到一点利益,那也值得。 从治疗中心回到家里,情况毫无改善,我感到沮丧,决定隔天去看骨科医生。隔天醒来,我竟然发现情况已经改善,髋关节不疼了!到了下午,身体已经完全恢复正常。 哈!老爷车重新启动,踩动油门,前面的路还长呢! 老爷车,加油吧!
8月前
8月前
8月前
(新加坡25日讯)马来西亚9岁女童钟谦彤去年被诊断患上罕见白血病,由于当地没有足够的资源为她治疗,家人只好把她转到新加坡国立大学医院。 19岁的哥哥钟杰翰接受《8视界新闻网》访问时透露,去年10月带妹妹去打流感疫苗时顺便接受身体检查,发现她体内的白血球异常高。 他表示,经过进一步检查后诊断为,早期前体T细胞急性淋巴细胞白血病(early T-cell precursor acute lymphoblastic leukemia,简称ETP-ALL)。 他说:“这种白血病非常罕见,据了解大马还未有这样的病例,当地医院也没有足够的资源为妹妹进行治疗。” 钟谦彤家人和医生咨询后,决定在今年1月把她送到新加坡国大医院接受CAR-T细胞疗法;若治疗成功再加上骨髓移植,高达88%到90%的几率病情不会复发。 女儿时常自问:为什么这种病要发生在我身上? 45岁的母亲邹玉芬说,女儿每次接受化疗后副作用都很严重,发高烧和呕吐一整晚,什么也吃不下,只靠鼻胃管喝奶,只要一感到疼痛就会用手打病床。 今年2月中旬,钟谦彤因为生了痔疮,加上免疫力非常差,疼痛达到必须靠吗啡止痛的程度。 钟杰翰说,妹妹那一个月每天一直喊、一直叫,说为什么这种病要发生在她身上,为什么这么多小孩子就偏偏是她。 看着女儿受病痛折磨,邹玉芬感到很难受,但认为“每一次辛苦过后她都熬过了。她很勇敢,很坚强,每次妈妈都会给她力量”。 医疗费用庞大 难以应付在狮城花费 到了新加坡进行治疗为一家人带来经济上的压力,邹玉芬说,原本以为可以从医疗保险得到索赔,但女儿病情复杂,获赔的数目也远远不足支付,现在更是被保险公司拒绝,不能再申请索赔。 钟谦彤的爸爸在马来西亚一般的公司打工,母亲则因为要照顾女儿,已经有大概9个月没有工作,家里除了还在读大学的哥哥,还有一位6岁的小妹和爷爷需要照顾。 邹玉芬说:“因为我们根本没有工作,只是用马来西亚的钱换来新加坡的钱,所以每100令吉只可以换到20、30元(新币,下同),所以这个生活费是非常庞大的。” 她透露,从女儿患病开始到现,总共的费用已超出30万元,而且之后还有漫长的康复之路需要花费,因此希望通过众筹帮助女儿。 钟谦彤的家人在新加坡国大教授和亲戚的建议下,在网上发起众筹,目前已筹得8万1851元,但距离33万元的目标还远远不足。 钟杰翰说:“我们还是希望大家能够帮助谦彤度过这个难关。妹妹曾告诉我,康复后想到槟城看海、到云顶玩,想回家和回到学校上学。”
9月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