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洲网
星洲网
星洲网 登录
我的股票|星洲网 我的股票
Newsletter|星洲网 Newsletter 联络我们|星洲网 联络我们 登广告|星洲网 登广告 关于我们|星洲网 关于我们 活动|星洲网 活动
下载App
下载App
简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食品安全

3月前
4月前
日本福岛核污水首阶段排海己经结束,不过东京电力公司最早9月下旬又要开始第二次的排放,由于这是史无前例的大规模核污水排放,引发食品安全、海洋污染、放射性物质对人体影响的争议。 专案小组综合报导 日本福岛核污水首阶段排海己经结束,不过东京电力公司最早9月下旬又要开始第二次的排放,由于这是史无前例的大规模核污水排放,引发食品安全、海洋污染、放射性物质对人体影响的争议。 日本核污水排海第一周,很多人觉得“不会那么快流到大马”,所以鱼生照吃,不少人抱着“要吃就赶快吃”的心态,由于很难鉴定食材的来源,对当局的监督缺乏信心,大家只能用“不吃就没有事”的心态来保护自己。 业者比消费者更担忧 本地日本料理餐馆在核污水排海进入第二周开始感受到生意下跌10%,但整体上还可以维持,但日料餐业者坦言,可能资讯混乱,食客还没有太大反应,反而是业者比消费者更加担忧,毕竟核污水对日本餐馆的经营有长远影响,担心还可以撑多久。 不止是日式料理餐馆,捕渔业、日本食品进口商,也为这课题在纠结。 渔民最担心的是此事件影响消费者的信心和打击渔业。自从日本核污水排海后,渔商渔民都很担心海域受到污染后,消费者不再吃海鲜,打破了他们的饭碗。关丹拖网公会主动与研究海洋的大学教授配合,在彭亨一带海域对海水及鱼类样本进行化验。 张文源:只能静观其变 关丹拖网公会总务张文源指出,“核污水排海之后将流向全世界,我们不确定什么时候会流到马来西亚,也不知道核污染对海鲜等食物的影响有多严重。” 张文源和许多渔民一样,只能静观其变,等待政府宣布采取的行动。 他坦承,核污水排海是史无前例的,才引起人心惶惶,许多人包括他本身都会暂停吃日本海鲜和进口食品。 公会将晤学者了解详情 “与其担扰,不如我们主动寻找大学教授和博士索取资料,公会近期也会与相关大学教授交流,希望取得更多讯息。” 大学教授索取海水样本进行化验,他们也提供各种鱼类作为样本,目前为止化验结果显示我国海洋未有核污水。 大马面对核污水会有多大影响,多数海洋专家一般上不担心,他们认为核污水流到大马海域需要一段长时间,抵达时再经海水稀释,对大马海域的影响微小。 不过也有专家认为,核污水排海的影响不会立竿见影,需要一段时间后采样化验,才能确定海产是否含有放射性物质或受到影响。 梁樱慧:严重性难评估 影响深远 国家毒物中心高级讲师梁樱慧博士认为,日本排核污水关系到全球海洋环境和公共卫生,而且排放后无法逆转,其严重性至今难以评估,但估计影响深远。 她认为此事会加剧各国的粮食危机、增加海盐食用的潜在风险,以及国际合作监测和解决污水处理方案将面对挑战。 她指出,按照日本政府的决定,福岛第一核电站的排污预计至少30年,每天又不断产生新的污染水,核污水曾经接触核反应堆的放射性物质,即使经过处理,也含有超过至少60种核素。 “净化过程并不能完全清除水中所含的铯137、锶90、碘129等其他放射性元素。 她说,核污水进入海洋后,透过洋流扩散到不同大洋,进入海洋生态系统和食物链。 她说,海洋生物的生长、繁殖和分布将受到干扰,还可能导致灭绝、海洋资源减少。 “除了海产品,放射性同位素(Isotope)是挥发性物质,不止污染海洋,还可以存在于土壤及空气中,对农产品或日用品可能有一定影响。 日大使保证“超出辐射水平必停排海”  报道:郭秋香 摄影:林毅钲 日本排放处理过的核污水到海洋引起世界关注,也有不少大马民众感到担忧,日本驻马大使高桥克彦表示,一旦在排放核污水的过程中,检测出较高水平的辐射,日本将停止或暂停排放,以采取必要措施符合国际标准。 “我们可以向大家做出这个保证。” 他接受《星洲日报星期天头条》专访时,对我国人民的担忧做出回应。 有原子能机构监控 他说,一旦日本发现有辐射超过安全水平的违规行为,已经设置的系统会停止或暂停排海,直到问题解决。该部分将由负责此类情况的国际机构–原子能机构(IAEA)监控。 “我们可以向大家保证,如果我们在排放核污水的过程中检测到较高水平的辐射,我们将停止排放或暂时暂停排放,以便我们可以采取必要的措施来符合国际标准。这是一个国际原子能机构承诺遵循的过程。这真的是我们要做的方式,透明的方式进行。” 他透露,他们已经准备好计划,当问题出现时会做出应对。 “我们希望它不会发生,但我们已经做好准备。” 基于日展示科学证据多国静观其变 大使表示,他本身也是来自福岛县北部,也是日本东部大地震导致发生福岛第一核电站事故的受影响人士。 不少国家对日本排放核污水到海洋强烈反对和担心,但高桥克彦表示,根据他理解,实际上,大多数国家是基于日本展示了以科学为基础的证据,冷静地观察日本的排放情况。 “当然,我也听到了人民担忧的声音,但其中一些说法是被政治化的,没有科学证据。我们担心这会造成不合理的破坏。” 采取措施确保核污水安全 无论如何他强调,日本将采取一切可能的措施,确保排入海里的水是安全的,即使是启动后也是如此。 “我们不会排放任何可能对健康或环境产生不利影响的物质。” 他说,日本将继续与国际原子能机构合作适时监测水槽的水及海域。 “这也是我们的承诺,国际组织将作为一个中立机构参与监测。” “福岛核电事故前所未见”Greenpeace坚决反排污入海 报道:张丘艳 国际环保机构绿色和平组织(Greenpeace)极力反对福岛核污水排海,因为没有任何先例能与福岛第一核电站三个反应堆熔化事件的规模相比,也是核电史上前所未见的。 该组织在东南亚区域的马来西亚办公室回应专案小组时表示,“所有核设施都会向环境释放辐射,这也是绿色和平反对核能的原因之一。“ 为了阻止福岛核污水排海,国际环保机构绿色和平组织(Greenpeace)东京办公室8月17日向日本经济产业省提呈3万6334人联署,促请政府撤回该决定;也将1万4215封反对使用核电作为气候政策的信函及4427封呼吁“从日本开始建立无核化世界”的信函提呈给内阁府办公室。 该组织对本报指出,在正常情况下,高放射性燃料是在核反应堆中,并不直接暴露在环境中,但由于主要安全壳损坏,使放射性燃料熔化钢制反应堆压力容器进入环境,各类的放射性如锶90、碘129、钚同位素和铯,都与渗入反应堆设施的地下水混合一起。 污染水平远高于一般核污水 “这不是普通核电厂碰到的典型问题,因为其污染水平远远高于一般核反应堆排放到水中的污染水平。 “因此,福岛核电站储槽水的放射性容量及浓度,远高于核反应堆所在地一般上所释放的水平。 “先进液体处理系统(ALPS)未能减少高达72%的储水,这意味着我们不知道(日本)政府计划排放的最终放射性含量。” 不存在“安全排放”说法 询及核污水排海后可能对环境带来的长期及短期影响,绿色和平指出,排放125万吨核污水必然会造成海洋环境受污染,因此不存在“安全排放”的说法。 “最初,此污染主要影响日本太平洋沿岸,尤其是福岛县水域,接着放射性物质会随着洋流的扩散。 “每种放射性核素(Radionuclides)在环境中的反应各异,氚、锶及铯在洋流的扩散速度较快,放射性核素如较重的钚的扩散速度比较缓慢。 “暴露的水平取决于多个变数,包括海水浓度及其浓缩、分散和稀释的速度,这还取决于所存在的生命形式,如浮游生物、植物、甲壳动物和鱼类及其行为特征,如滤食动物及底栖物种等。” 该组织说,所释放的放射性核素的类型及在环境中如何扩散及浓缩的方式,也发挥至关重要的角色。 “最终,放射物的浓度与可能食用它们的人有着直接的关系,包括海洋物种和人类。” 相关文章: 日本核污水(中)| 若食客心理恐惧未退 日餐馆或转型 寻出路 日本核污水(下)| 专家:需长时间流到大马 核废水已稀释 影响微小
5月前
5月前
6月前
6月前
6月前
6月前
10月前
10月前
11月前
11月前
11月前
1年前
1年前
1年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