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洲网
星洲网
星洲网 登录
我的股票|星洲网 我的股票
Newsletter|星洲网 Newsletter 联络我们|星洲网 联络我们 登广告|星洲网 登广告 关于我们|星洲网 关于我们 活动|星洲网 活动
下载App
下载App
简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首席部长

(马六甲13日讯)圣保罗教堂遗址前惊现巨大的“马六甲山”(Bukit Melaka)牌子,引起游客的混淆和市民的不解! 数日前,当局在人们熟知的历史名胜区圣保罗山(St. Paul’s Hill)山坡上竖立了一个大型的地名牌子,就竖立在古城门后面前往山上的阶梯,也就是教堂遗址下的草地。 甚至,人们从独立纪念馆广场看向古城门,都会先看到“马六甲山”(Bukit Melaka)牌子,非常“夺目”,某些角度更是直接遮挡了山上教堂的全貌。 其实早在数年前,当局就一直想要推广为圣保罗山“正名”,多次宣布此山原名为“马六甲山”,引起各界的热议,最近则直接放上了“马六甲山”牌子,山下的资料牌依然以双语文介绍圣保罗山(Bukit St. Paul)。 首长允放置“圣保罗山”名字 甲市区国会议员邱培栋表示,已经向首长拿督斯里阿都拉勿夫反映此举的不当,并建议将“圣保罗山”名字一并放置在当地,而首长也接受了他与行动党议员们的看法,以便增加有关名称。 他说,“马六甲山”名字课题引起各界关注,从历史角度而言,学者们各有不同的看法,但他与议员们认为,当局若要增添山名牌子,必须同时展现“圣保罗山”的名字。 不过,他说,古迹区不应该也不需要增添这类摩登的告示牌,随时可能影响甲州世遗地位,特别是这些核心世遗建筑,不能随意被美化或增添新物件,否则会破坏古迹价值。 “我已向首长反映这项看法。这类装饰可以用在其他地方,但不需要放在古迹区。”
1月前
2月前
8月前
8月前
(马六甲17日讯)甲州首席部长拿督斯里阿都拉勿夫首次出席培风中学110周年校庆庆典,除了称赞学校发展规模及办学方针,并移交20万令吉模拟支票外,更答应协助校方处理宿舍土地的技术性问题,为培中生日带来贺礼! 以助处理宿舍土地问题 同时,首长参观慈善市时更亲自下场炒蚝煎,又品尝义卖档口的“乌达”后,现场认购300令吉“乌达”请大家吃,离场前又购买一本慈善市券支持。 首长早上10时抵达培中资讯大楼,参观学生机器人成品展及亲自体验操作后,聆听校方的宿舍兴建计划汇报及问题,当场答应协助找出最佳方案,并豪迈表示:“把你们的问题交给我,让它成为我的问题,我会联络市政厅了解情况。” 寻双赢解决方案 他相信,双方能够在不抵触地方法令和条例的前提下,找出双赢的解决方案,并叮嘱校方将相关问题整理成文件呈交给地方州议员,两名华裔州行政议员也会给予协助。 稍后,首长在中场致词时表示,本身在马日丹那求学,从小就听过培中校名,身边很多华人朋友也是培风生,今日有机会到访培中见证该校成就,以及参观宽阔的校园,他承诺将尽力给予协助。 他指出,甲州政府支持及鼓励培中长久以来推行的良好教育发展政策,希望该校继续培育更多学子成材,日后成为国家未来栋樑。 20万拨款减轻校方负担 “今日移交20万令吉拨款的模拟支票给董事会作为清寒子弟助学金,希望减轻校方负担,同时也是州政府对该校的一份支持。” 此外,首长称赞培中自1913年成立以来,学校发展和表现杰出,校方也注重学生教育的所有重要元素,因此,他祝愿培中日后有越来越好的表现。 “培中创校初期宗旨是传承中华文化,随着时代变迁,多元族群社会开始接受该校教育理念,目前就读学生除了华裔,也有巫裔及印裔。” 出席者包括甲市区国会议员邱培栋、州行政议员魏喜森和谢守钦、州议员林朝雁和刘志俍等。 萧汉昌:须交出地段建排水系统 培中署理董事长萧汉昌事后受询时表示,该校购买对面5.9英亩土地,主要用作兴建宿舍大楼及未来发展,但在第一期宿舍兴建计划中预先谘询市政厅时,获悉必须交出(surrender)靠近中间的5公尺宽地段,作为政府保留地兴建排水系统。 他说,校方担心交出相关地段将影响发展蓝图及未来规划,尤其导致土地地契被一分为二,日后更可能面对土地问题,因此,在呈交图测前把握首长今天来访的机会作出反映。 吴文玲:首长承诺是好开始 副总务吴文玲律师指出,兴建宿舍计划本应在图测获批后就动工,岂料面对交出土地的问题,由于因此导致引发数十年后出现土地问题,故希望首长协助解决。 她认为,首长今日给予的承诺对校方而言是一个好开始,希望能顺利展开有关工程。 房有平:认同建沟不包括交出地段 财政房有平则说,校方认同政府的建沟计划,以便改善闪电水灾问题,也愿意给予配合,包括与政府签署承诺,日后让政府进入清理沟渠,惟不包括交出有关地段。  
8月前
在前首长也是现任州元首敦莫哈末阿里在2013年卸下甲州首席部长职后,其“接班人”从2013年至2023年的10年间不停转换,首长由国阵的伊德里斯哈仑到希盟的阿德里,再回到国阵的苏莱曼手中,平均任期也只有3年左右,远不及莫哈末阿里一个人13年余的掌权时间。 如今,苏莱曼也因健康理由而辞去首长一职,阿都拉勿夫则在毫无悬念的情况下,顺利宣誓就职,并在短短两天时间内完成正副行政议员的委任,将巫统、马华、行动党和国大党州议员纳入自己团队,除了展现其政治上的雷霆手段,同时借此牢控整个州政府,从而得以在接下来的时间,不受干扰地实行各种政策。 要当一州的领导,基层实力是最大关键,伊德里斯哈仑虽然有着“阿里徒弟”的光环,但在州内并不获党员的真心祝福,加上个人的作风导致在任期中并无太显著的成就,在无法统一党内步伐的情况下,最终在大选中断送了州政权。 希盟的阿德里上任后带来一股清新感,但人民的赞美始终掩盖不住他在管理上的疲弱感,温和亲民的态度在民间的确有一定的吸引力,只不过在政治上反而是一种致命伤,短短的22月就在同侪倒戈又无法力挽狂澜的局面中,拱手让出好不容易得到来甲州政权。 苏莱曼的首长生涯一开始就不完美,即使在州选中领军拿下辉煌战绩,且漏夜宣誓就任首长职,可惜他基层势力过于薄弱,以致在往后日子里总和“传言”脱离不了关系,即使一再否认还是躲不过下台的命运。 甲州10年内的第四位首长阿都拉勿夫在3月31日登上大位后,马上表现出其基层支持率的强大,在宣誓后的各个场合中都显示出大家对他的拥戴,加上布局的快速,行事的果断,让他在成立州行政议会的过程中非常顺利,更借助团结政府的模式和氛围,一举将朝野政党议员收归麾下,只剩下两名国盟州议员扮演反对党角色,严格上来说,根本起不到反对的作用。 眼下的阿都拉勿夫可以说是最稳固的首席部长,甲州政府阵容内已无能够给予他威胁的对手,这对他未来施政非常有利,不需要分神去处理身旁的“琐事”,只需专注在正事上,对甲州和人民而言未尝不是一件好事,少了政治上的乱象,多了更稳定的州政权,各项发展才能有效推动。 我们都希望新首长能带来新气象,让市民在生活上有更多的保障,未来更加有希望;所以,民众这时应该给时间这个新团队,观其行后再批评,否则一直吵吵闹闹,两头不到岸的还是人民!
11月前
11月前
11月前
11月前
11月前
11月前
1年前
1年前
1年前
1年前
1年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