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洲网
星洲网
星洲网 登录
我的股票|星洲网 我的股票
Newsletter|星洲网 Newsletter 联络我们|星洲网 联络我们 登广告|星洲网 登广告 关于我们|星洲网 关于我们 活动|星洲网 活动
下载App
下载App
简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马戏团

最先接触的龙大概是小时候聆听成语故事《叶公好龙》,或是背诵着十二生肖的顺序时出现。跟随家人到庙宇拜拜,龙从平面抽象跃升到具体的雕像,便是我对龙的形象的初步建构。 2000年代,距离我家最近最大型的购物兼娱乐中心——绿野仙踪外藏着一条龙。每次往返绿野仙踪的路上,T字路口交通灯前的龙尾必定引起我的目光。某人曾经告诉我,这一带可以找到龙头和龙身,仿佛有一种寻宝的感觉,隐藏着一个不可告人的神秘故事等待揭晓。后来,碍于范围太大,我并没有如愿去寻得这条龙的龙头和龙身。 有一回该地段修路后,龙尾的消失让我措手不及。一个标志性的象征,像是与绿野仙踪主题公园(The Mines Wonderland)的没落共同进退。这座主题公园曾是许多人美好的童年回忆,承载着家庭天伦乐和孩子们的欢笑声。里头有一座儿童过山车——墨绿的轨道,青色的龙头和龙尾,以及坐满儿童挑战者的龙身。工作人员按下启动键后,孩子们便犹如腾云驾雾,飞龙在天。尽管被吓得哇哇大叫,在落地后,却满脸皆是挑战成功的胜利。 多年以后,欧洲国际马戏团在绿野仙踪举行义演。我和T从购物中心的旁门穿入通往马戏团的走道,惊见龙头伫立在桥边的河岸旁。众里寻他千百度,原来它就在此处!它似乎已被荒置,历经风雨几十年,身上的漆该剥落的早已剥落。曾经风光过,也曾给我带来神秘的错觉,深受万人敬仰的吉祥物——龙,在这里竟落得如此狼狈,叫人不胜唏嘘。 这个中华民族崇尚的奇特物种——头似驼,角似鹿,眼似兔,耳似牛,项似蛇,腹似蜃,鳞似鲤,爪似鹰,掌似虎,它经常出现在我们生活的庙宇和成语故事里。而在我的生命中,与我最为亲近的时刻,就是那只等待有贤之士拯救和翻新的龙头雕像。
4天前
3星期前
3月前
3月前
7月前
(马六甲12日讯)近400名大人和小孩在马戏团的精彩慈善秀中,度过单纯及开心的一晚,各种趣味又有难度的杂技魔术表演,不仅满足小朋友单纯的快乐,也让大人重温儿时旧梦! 由太平洋马戏团呈现的这场慈善表演,是由狮子会308B1第六专区安排,邀请马来西亚国家癌症协会及“Light of shalom”组织联办,邀请癌症患者及原住民孩子和家人们出席观赏。 共有来自马来西亚国家癌症协会的150名儿童、“Light of shalom”140名原住民孩童及大约100名狮子会成员,投入这场精彩的马戏团表演,度过开心欢乐的一晚。 表演人员使出浑身解数,为观众带来精彩表演,譬如空中走钢圈、走钢索耍杂技、惊险的人肉魔术箱、花式呼啦圈杂技、空中舞丝带等,让孩子们看得过瘾。 “蜘蛛侠”最吸睛 其中,“蜘蛛侠”的现身最吸引小朋友目光,这名家喻户晓的英雄人物在空中灵活表演,让大人小孩仿佛坠入漫威英雄电影的世界,现场欢笑声连连。 此外,马戏团不可少的主角“小丑”带来逗趣表演,并邀请狮子会成员一起玩杂技,台下观众大饱眼福。 许保扬:太平洋马戏团特别回馈 马六甲拉也狮子会会长许保扬表示,太平洋马戏团在撤离马六甲场地前,特别安排一场慈善表演回馈甲州人民的支持,于是由狮子会308B1第六专区的数个狮子会联办,邀请原住民和癌症患者带家人来看表演。 他相信,原住民小朋友很少有机会看马戏团表演,毕竟对他们而言是一笔费用,而癌症患者平日疲于应付治疗费用,也很难有机会看表演,所以希望马戏团的善举能为这两个群体带来难忘的欢乐时光。 “现代小朋友对马戏团不了解,这是一个让他们重新认识马戏团的机会,尤其现场观赏和通过电视荧幕的体验更不一样。” 黄劲羽:美好回忆带来勇气 活动筹委会主席黄劲羽表示,举办这场表演的宗旨是希望为贫寒子弟、原住民孩子及癌症中心成员带来欢乐,希望他们有一个美好回忆,积攒面对生活的勇气和动力。  
7月前
8月前
11月前
在阿富汗喀布尔西部,住在贫民窟的孩子投入于杂技训练班,练习抛接杂耍球。教导孩子杂技的是芭哈拉(15岁)和娜吉玛(17岁)两姐妹,不仅教授一些奇招杂技表演,也激励了其他人欣赏和学习这门技艺。 自从2021年8月,塔利班接管阿富汗政权,对阿富汗女性重新实施了一系列限制,包括禁止女性参政和在外工作、六年级以上的女孩不可上学、必须在男监护人陪同下才允准出远门等等。 芭哈拉和娜吉玛就是其中两位正等待政府解除禁令,以便回到学校上课的中学生。在等待的当儿,她们唯有在家教授其他孩子杂技,这些技能是之前上学时学来的。 芭哈拉说:“没有办法,我们需要生存,人生没有目标,只呆在家真的很困难。我开始教小孩杂技,至少可以做些事。” 两姐妹的师傅是Afghan Parwana马戏团创办人卡立鲁拉哈密,有训练马戏团超过20年的经验,教过数百位学生。不过,极端的政权重回阿富汗后,情境不同了,学生人数少了,过去的赞助人也已逃离阿富汗。 “现在的学生人数下降到45人。我正面对家庭生计的问题。”哈密说。他坦承很难确保马戏团培训学校继续营运,但仍可为了兴趣继续下去。 这位马戏团爱好者之所以创办马戏团,目的是为阿富汗孩子和青少年打造光明的世界,给他们带来欢乐、希望与和平。 心理学家阿扎达柔雅表示,由于战乱和自由遭到限制,阿富汗年轻人群体中充斥了悲观情绪。一些诸如杂技表演等休闲活动,可帮助解除和打破阴郁的氛围。“我常跟学生说,多参与运动、手作活动、学业功课,要相信天气不会一直都阴天,总有一天我们会看到阳光普照,一切都会变好的。”   更多文章: 就读英迪餐饮服务管理与烹饪艺术3+0学位 可到法国实习及当交换生 正视水源危机 做好河流管理 英迪讲师:保护使用者 需速立法阻网络霸凌 2022年马来西亚大华银行 “年度之画”大奖《地皮》竞逐区域大奖 加入保育马来亚虎行列,大学生自愿为虎忙 【研究故事】被科技喂养长大的群体 革新教育迎i-世代 为弱势群体尽点心力,一起来送礼传爱  
1年前
1年前
1年前
1年前
1年前
阿塔托路告别了河童,沿着河岸慢条斯理地往下游踱去。在掉进河里4次(捡拾河里的石头时,4次都不小心一脚踩空)、边走边抬头望天撞上树干和巨石6次,以及因为迷路而不得不召唤地精灵问路结果被骂3次之后,他终于到达下一个目的地——安平村。 安平村是月见的家乡,阿塔托路这个馋嘴猫千里迢迢来到这里,当然不是为了探访月见,而是为了向她讨教烘焙曲奇饼的秘诀。为了追踪和保护濒危动物,月见经常四处漂泊,一年只有一两个月会待在家乡。为了吃到念念不忘、一想起便不断流口水的曲奇饼,阿塔托路不得不巴巴地去到那里。 “你见过狮子吗?汪汪!”阿塔托路刚踏入村子,一只小斑点狗突然出现在他前面,没头没尾地问起话来。 “见过,”老神在在的阿塔托路见怪不怪,蹲下来望着小斑点狗,“你喜欢狮子?” “是啊,我长大了要成为威猛的狮子!汪汪!”小斑点狗兴奋地猛摇尾巴。 “很好,祝你梦想成真。”阿塔托路眯着眼睛笑道,“你认识月见吗?” 小斑点狗猛点头:“认识。不过月见姐姐她现在不在家,她在子嘉的家照顾他。我带你过去。汪汪!” 当阿塔托路终于见到月见时,她正在为一个躺在床上的小男孩唱催眠曲。小男孩脸色苍白,形容枯槁,似乎患有重病。 “阿塔托路,我拜托你替我办一件事。”月见把阿塔托路拉到屋外,一双水灵灵的大眼睛认真地盯着他。 “行,你说吧。”说完阿塔托路扭开水壶喝水。他赶了一天的路,一路上跌跌撞撞的,现在才想起几乎没有喝过水。 “请你去筹组一个马戏团。” “噗!”向来处变不惊的阿塔托路闻言还是大吃一惊,蓦地把一口水喷在月见的脸上。 “我知道这个要求很过分,”月见并没有生气,一边抹去脸上的水珠,一边继续说道,“但是你懂魔法,我相信你一定能办到。” “为什么……要搞一个马戏团?”阿塔托路的脑袋塞满了几千个问号。 “为了子嘉,”月见转过头望向她身后的房子,“他得了血癌,最多还有一两个月的时间。他唯一的心愿,便是希望能观赏马戏团的表演。” “原来如此。”阿塔托路心头一热,点点头,“那请你马上召集愿意帮忙的村民,明早我们见个面商讨。今晚我先想一想该如何筹划。” “我知道你要过来后,这几天已经一直在联络村民。他们都很支持我这个计划。”听见阿塔托路愿意帮忙后,月见脸上的哀愁终于消解不少,微笑道:“你今晚就住我家吧。我做了曲奇饼请你吃。” 来到月见的家,又饿又渴的阿塔托路终于得偿所愿,把他在梦中吃过无数次的曲奇饼痛痛快快地大吃一顿。他把月见特地为她准备的3大桶饼都吃个干干净净后,终于停了下来,打了个非常满足的饱嗝。 “咦,这个是……”阿塔托路随手拿起一个兔子造型的塑料模具。 “这个是烤制饼干时,用来塑形的模具。用了这个,便可以做出各种形状的饼干。” 阿塔托路凝视着那个模具,发起呆来。 “阿塔托路,你怎么了?”月见见他在发愣,微微皱起眉头问道。 “Eureka!”阿塔托路突然大喊,“我找到筹组马戏团的法子了!” “太好了!你快说给我听听!” “很简单。月见,请你烤制出马戏团里的那些动物的饼干,然后我会施以活化物体的魔法,把这些饼干变成真正的动物。只是……”阿塔托路想到了一个难题,开始搔头。 “只是什么?”月见担心地问。 “我的魔法造诣毕竟尚浅,灵力有限,这些动物只能够维持一个小时的变身时间。”阿塔托路顿了顿,“不过……” “不过什么?”阿塔托路说话吞吞吐吐的,把月见急死了。 “如果我们能说服村民施以援手,一起转移一些灵力给我。”阿塔托路低头算了算,“我应该能让这些动物活化最少3个小时。” “好极了,这件事交给我来办。” 两个星期后,在全村人的协助下,村子东边的草地上搭起了大帐篷,马戏团表演时要用到的各种设备和道具如照明灯、椅子、铁架、绳子、站台、安全网等也都齐备了。月见装扮成小丑登场,兼任司仪;小斑点狗坚持要扮演狮子,阿塔托路只好用变身术把它变成高大威武的雄狮。 “汪汪,我是万兽之王了!”变身后的小斑点狗高兴地炫耀。 “哪有狮子汪汪叫的?”村民揶揄他。 “我……我……我一时忘了。”小斑点狗深呼吸,“吼——汪!” 围观的村民见小斑点狗还是改不来叫声,都乐得笑成一团。 表演当天傍晚,整个村子的村民在草场上手牵手围成3个大圆圈,阿塔托路手握魔法棒,站在圆圈的中央,他的前面放了一张桌子,桌面上整齐地摆放大象、长颈鹿、马儿、猴子、老虎等形状以及驯兽师、空中飞人等人物的二三十块曲奇饼。 “各位,”阿塔托路高声喊道,“阿塔托路的趣奇马戏团,即将开演了!” 阿塔托路开始念咒语,然后举起魔法棒朝前后左右的圆圈点一点,这4个位置的上空立时闪现七彩的流光,沿着顺时针的方向缓慢转动,村民的头上纷纷释放一颗颗的光点,汇聚进彩光里头。不一会儿,彩光形成的光带越来越厚越来越长,最后都一一地流进阿塔托路的身体内。 “巴士士巴拿,黄色鲸鱼梦!”阿塔托路喊道,“变!大象!”他的魔法棒指向大象形状的曲奇饼。 “哞!”那块曲奇饼发出一阵亮光,一头庞然的大象蓦然出现,神气地扬起象拔高叫一声。 接着,阿塔托路陆续变出了长颈鹿、马儿、猴子、老虎等二十多种动物…… 那一晚,安平村的村民一起度过一个热闹、欢乐又温馨的马戏团之夜,特别是子嘉。 马戏团演出的4天后,子嘉去世了。临终时,他再三感谢月见和阿塔托路,令他得以一尝所愿。 “阿塔托路,我相信还有很多小孩子跟我一样,希望能亲眼观赏马戏团的表演。”尽管子嘉说起话来已经有气无力,双眼却炯炯有神地望着阿塔托路,“所以,请不要让那一晚的表演,成为你的唯一一场演出,好吗?” 阿塔托路没有想到子嘉会提出这么一个建议,他心中一热,轻轻握起子嘉的手,“子嘉,好孩子,我……我……”阿塔托路内心又酸又痛,泪水汩汩滴下,“我答应你!” 后来,在月见、小斑点狗和一批热心的村民的支持下,阿塔托路和他的趣奇马戏团巡回各处去表演,为许多小孩子带来一生难忘的美好回忆。
2年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