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洲网
星洲网
星洲网 登录
我的股票|星洲网 我的股票
Newsletter|星洲网 Newsletter 联络我们|星洲网 联络我们 登广告|星洲网 登广告 关于我们|星洲网 关于我们 活动|星洲网 活动
下载App
下载App
简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高利贷

2月前
6月前
7月前
7月前
10月前
12月前
2年前
2年前
2年前
(新山19日讯)从事修车技工的儿子借高利贷开设酒吧,不料遭遇冠病疫情及行管令而导致生意失败,在无力偿还下一走了之,烂账公司人员近日登门贴字条和发信息追债及恐吓,导致父母寝食难安。 来自新山柏伶花园的潘荣山(62岁,散工)今日向马华柏伶支会主席余绍庆求助,并召开新闻发布会指出,他夫妻已领出公积金替儿子偿还1万5000令吉债务,但是再被追讨数万令吉,因此无奈下只好宣布与儿子潘伟明(32岁)脱离关系。 育有2男1女的潘荣山向媒体披露,在家排行第二儿子潘伟明听信其老板的介绍,向友人借贷一笔款项,以便在士姑来皇后开设一间酒吧,但是作为父母的一直被蒙在鼓里。 潘荣山表示,据他了解,儿子承认曾经借贷1万2000令吉,并分期偿还,但是后来剩下8000令吉无法偿还。 他说,儿子在4月12日晚上开车出去后就没有再回来,至今失联。 “在4月4日的时候,一名自称来自烂账公司的人员致电及发信息过来,对方声称儿子欠下2万令吉,经过一番讨价还价后,‘折扣’至1万5000令吉,我太太后来在4月8日领出公积金偿还。” 他说,不料,对方在4月12日又发信息,指儿子还欠款3万令吉。对方也扬言,如果不偿还,每天的利息是3000令吉,同时会吩咐“印度人登门拜访”。 他说,由于对方也在信息中,贴出其住家门口的照片,令他夫妻两人十分忧心本身安全。 “对方也不断发出各种信息过来,包括‘子债父还’、‘子不教,父之过’,警方已劝告我更换手机号码。” 对此,潘荣山近日已向柏伶花园警局报案,同时在报章上刊登脱离父子关系的启事。 “我太太患有三高,最近因为儿子的在债务问题,忧心忡忡,也因为担心钱不够用而不敢去看医生。” 与此同时,也有另一组自称财务公司的人员致电潘荣山,声称其儿子欠下1万9000令吉,如今无法偿还,邀约潘荣山出来解决事情,但是潘荣山担心本身安全而没有给予回应。 另一方面,余绍庆呼吁上述债务公司及相关人员,在追债时应找当事人而不是其无辜的父母。 “我希望当事人潘伟明作为一名成年人,应该自己出来面对债务问题。”他也呼吁警方调查这起事件。
2年前
(关丹26日讯)妇女独养8儿女生活拮据,多次向高利贷借贷,以致欠债累累, 天天活在被恐吓的阴影中。 巫裔妇女诺依丽安娜(38岁,糕点小贩)在与丈夫分开后需独自抚养8名孩子,最小年龄只有7个月,最大的则17岁。 “由于需要独立养育8儿女,加上之前行动管制令导致生计受影响,一次偶然下接获高利贷的名片而误陷圈套。” 她今午在马华关丹区会妇女组兼市议员郑春子等人陪同下召开新闻发布会,诉说自己的遭遇。 诺依丽安娜指出,她于10月起开始,每次借贷500令吉至1000令吉,未料短短一个月后,债务如雪球般越滚越大,如今欠下1万3000令吉。 她说,目前她已经归还对方7000令吉,不过如今仍不断接获对方发送的WhatsApp和将其照片等大马卡资料打印的街招贴上家门及附近一带,让她备受困扰。 “这是我第一次借钱,也是因为家里经济实在困难而借钱,没想到后果如此严重,天天担惊受怕。“ 她说,目前有2名孩子分别在中学及小学就读,其他的孩子则暂时休学,她担心对方会对儿女们不利。 郑春子说,为了保护孩子们的安全,该名事主已于日前向警方备案,而警方也派出巡警前往事主的住家巡逻。 她说,疫情造成许多人生活困难,但无论如何,希望民众不要铤而走险,向高利贷借贷。 在场的甘榜登雅与甘榜爪哇村长扎米尔则说,他们会协助事主跟有关借贷公司协商,并与警方保持联系,确保事主及家人不会受到生命威胁。 也是巫青关丹区团的他说,他们也将连同小雅凌村长查基等,同时协助事主的孩子办理转校。 出席发布会这尚有马华关丹区会副主席许凌峰、副秘书拿督邱剑平、关丹新村村长龚世伟、宝石花园支会主席陈光明等。  
2年前
2年前
2年前
7年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