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洲网
星洲网
星洲网 登录
我的股票|星洲网 我的股票
Newsletter|星洲网 Newsletter 联络我们|星洲网 联络我们 登广告|星洲网 登广告 关于我们|星洲网 关于我们 活动|星洲网 活动
下载App
下载App
简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地方

|
发布: 8:44pm 15/07/2023

清沟

罗舜生

CMI INFRA

清沟

罗舜生

CMI INFRA

商区沟渠 堆垃圾水不通 市民投诉CMI INFRA工作不完善

商业区沟渠被保丽龙阻塞,水流不通。(戴小同摄)

(马六甲15日讯)清理商业区沟渠次数已经很少,如今又被指工作不完善,市民投诉严重阻塞的沟渠,可是有关机构却指前阵子已清理,但是现场却不像刚清理过的痕迹,现场垃圾堆积且水流不通。

CMI INFRA从3月份接手清理沟渠等工作开始,屡屡被市民指工作未达标,许多地方没有清理,当局则指不在工作范围,以致于许多地区都有落叶未打扫、沟渠未清理的情况出现。

ADVERTISEMENT

罗舜生说,当局指已清理的沟渠,现场还是看到很多垃圾。(戴小同摄)
:CMI INFRA被指效率低

汉都亚再也市议员罗舜生今早到默迪卡再也1路,巡视市民多次投诉的沟渠情况后表示,3月份CMI INFRA接手工作后,商业区的沟渠清理都是由当局负责。

他说,他接到很多市民的投诉,包括村委会的反馈,市民投诉了当局后,不是没有行动,就是行动非常缓慢。

“我们今天来到默迪卡再也1路了解情况,市民已经投诉超过一个月的时间,我也在市议会询问当局最后一次清理是几时,对方告诉我是6月尾,但是我7月初来这里看,不像是刚刚清理。”

罗舜生指出,现场可以看到商业区的沟渠,被保丽龙阻塞了正常排水,保丽龙两端水位不一样高,且还有很多垃圾。

防洪沟旁的小沟,水流没有流动。(戴小同摄)
防洪沟目前没有任何单位负责清理,CMI INFRA社会企业责任下也无法完善处理好问题。(戴小同摄)
罗舜生说,栏杆是公共工程局负责,目前当局不够拨款维修。(戴小同摄)
罗舜生指出,树木枝桠已经盖满了防洪沟表面。(戴小同摄)
防洪沟也长了许多浮萍。(戴小同摄)

CMI INFRA称防洪沟非清理范围

罗舜生说,至于防洪沟的清理工作,CMI INFRA指不是当局的工作范围,当局只负责防洪沟旁的割草工作,因此防洪沟的清理工作不是CMI INFRA,不是市议会,也不是南方环保公司。无论如何,当时当局承诺以社会企业责任协助清理,但是他投诉后,防洪沟的枝桠、浮萍等也没有清理。

他指出,除了在市议会投诉,他也透过当局的WhatsApp投诉,后来我再去巡视时,看到有人来清理另一个地方,但他投诉的路段则没有清理。

“我也另外再和当局的主管投诉,但是距今数天了还是没有采取行动。”

罗舜生说,当时当局指他们已经清理,因此他不确定现场情况是因为垃圾堆积太快,导致刚清理不久后又有垃圾阻塞,或是其实没有来清理。

“或者是因为他们通常在清理沟渠后,不是直接用袋子装走,而是放在沟渠旁2天,之后才打包走,导致下雨后垃圾又流入沟渠内。”

商区沟渠每3个月仅清理一次

他也了解了当局清理沟渠的次数,视不同的沟渠,分为每年4次及每年2次。商业区沟渠每年4次,代表每3个月一次。

他说,当初南方环保公司每个月清理一次的次数,都已经频频接获投诉,如今改为3个月一次,他所看到的就是当局指清理后现场还是非常肮脏。

他呼吁市民不要放弃投诉,若看到有需要清理的地方,透过他们的WhatsApp管道(017-318 1231)作出投诉。

他也指出,上述问题其实州政府已经知道,如今过了那么多个月,还是没有解决方案,明显的是社会企业责任无法解决问题。

担心雨季引水灾蚊症暴增

他认为,甲州有许多水灾黑区,蚊症病例也暴增,雨季即将来临,他希望当局不要临时抱佛脚,到了雨季才要开始解决问题。

他也希望当地议员和相关单位能够协调,加快脚步去解决问题。

他说,社会企业责任无法解决问题,就应该直接列明是当局的工作范围。此外,3个月清理一次的次数过少,应该改为至少一个月清理一次,定期自动清理沟渠。

“2024年将迎来马六甲旅游年,如今已经7月份,不要再拖延了。”

落叶、瓶子等垃圾堆积,或造成闪电水灾。(戴小同摄)
瓶子、枝桠、保丽龙等垃圾堆满防洪沟。(戴小同摄)

打开全文

ADVERTISEMENT

热门新闻

百格视频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