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洲网
星洲网
星洲网 登录
我的股票|星洲网 我的股票
Newsletter|星洲网 Newsletter 联络我们|星洲网 联络我们 登广告|星洲网 登广告 关于我们|星洲网 关于我们 活动|星洲网 活动
下载App
下载App
简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动物园

1月前
1月前
2月前
3月前
3月前
  无可否认,动物园将动物带离了原来的栖息地,剥夺了动物的自由,但全世界有不少濒临灭绝的动物,是靠动物园留下它们的血脉,还有靠动物园增进民众对动物的认识。 去年4月,国家动物园的老虎被网民指太瘦弱,此事引起关注,后来园方解释网民照片中的那只老虎,其实身体抱恙未完全康复,园方为了舒缓它的病情,才让它到户外走走。事情经过大半年后,根据园方的说法,这只老虎如今已恢复食欲,身体状况很良好。 目前,马来西亚国家动物园总共有8只马来亚虎,但这8只老虎不会同时一起在公众面前出现,动物园每天只会安排其中两三只出来亮相,其余老虎则是待在展示区后方的虎舍里。 每天早上,管理员上班后的第一件事,是先进入虎舍检查。管理员凯鲁说:“我们会观察待会将要释放的老虎,看看它们行为如何、有没有伤口以及心情怎幺样。如果心情好且没有受伤,我们才会让它们出去。” 来到展示区后,如果天气炎热,老虎通常喜欢泡在水里避暑,直到它们觉得凉爽了才回到陆地或爬架休息。它们在户外通常一待就是大半天,管理员平日会在下午4点半左右唤它们回去虎舍,周末和假日则因为游客比较多,所以会让它们在外头待久一些,以免游客投诉没看见老虎。 夜晚时分,老虎必须待在各自的内舍,因为这里两年前曾经发生憾事,一只名叫Melur的幼崽不管管理员怎幺呼唤都不肯回去内舍,结果第二天被发现时已经溺毙。自此之后,管理员不敢再放任老虎在展示区过夜,必须想办法令老虎回去内舍好好待着。 Wira和Hebat兄弟虎受力捧 目前在国家动物园,最年幼的老虎是Wira和Hebat两兄弟,它们(和已逝的Melur)在2019年劳动节出生,获力捧为动物明星。 “当它们还是幼崽的时候,跟猫咪差不多一模一样,只不过虎崽的毛比较粗,猫咪的毛比较柔软,性格方面也很相似。”凯鲁说,Wira和Hebat小时候是由人类照顾,管理员当时还可以逗它们玩,可是差不多1岁之后,当它们开始跟母亲一起生活,母亲教会了老虎的各种生存技能,从那时起管理员就不敢再像以前那般跟它们亲近了。 面对游客,Wira和Hebat没有太多反应,但凯鲁说它们似乎对小孩特别感兴趣,只要有游客推着婴儿车出现,兄弟俩的视线就会被吸引过去。“这种情况没有发生在其它老虎身上,就只有虎崽会这样子。” 凯鲁原本是鸟园的管理员,2019年被调职到老虎区,他说,照顾老虎必须很小心,不能有任何疏忽大意,因为就算只是开错一个门,后果就可能不堪设想。 以Wira和Hebat现在的岁数,如果它们是在野外长大,那幺它们现在已经达到离开母亲去寻找自己领地的年纪。可是在动物园,它们的领地就只有那不到半平方公里的范围,而且如无意外,很可能一辈子就在这里度过。 马来亚虎数量骤减的原因 2021年11月,首相署部长拿督斯里旺祖乃迪向国会指出,根据第一次的全国老虎调查(2016至2020年),国内野生老虎的数量不到200只,如果没有采取特别行动,我们将在未来5至10年内失去马来亚虎。 可能有人会问:失去马来亚虎又怎样?为什幺我们要抢救马来亚虎?这一点跟我们的自然生态大有关系,因为从生态学角度来说,老虎处于食物链的顶端,对维持森林生态系统很重要,如果没有老虎,野猪、水鹿等动物会因为失去天敌而大量繁殖,最终整个生态会被破坏,这是为什幺我们应该保护马来亚虎的最根本原因。 可能还是有些人会认为,老虎与人类冲突事件不断,甚至还发生老虎咬死人的事件,所以野生老虎死不足惜。可是事实上,老虎不是动不动就喜欢攻击人类的动物,它们会发难必然是有原因,而使老虎陷入生存危机的因素包括: ·大规模的森林开发,导致老虎失去栖息地和食物来源。 ·盗猎和走私活动。 当老虎数量越来越少,近亲繁殖的可能性就会相应提高,这将威胁老虎的遗传多样性或基因多样性,当老虎的遗传素质下降,这将不利于它们对抗疾病的传播,使得它们更容易得传染病。   为了老虎,我们做了什么? 近20年来,不少组织都参与拯救马来亚虎,比如马来西亚老虎保育联盟(MYCAT),其成员包括马来西亚自然协会、国际野生物贸易研究组织(TRAFFIC)、马来西亚国际野生生物保护学会(WCS-Malaysia)、马来西亚世界自然基金会(WWF-Malaysia)和雪兰莪野生保育协会。除此之外,还有很多环保团体也以各自方式,直接或间接参与老虎保育行动。 至于保育的方法,除了防止盗猎和进行人工繁育之外,还有一些措施也有助于保护老虎的血脉。例如多年前,政府计划将8号公路提升成高速大道,但这项工程会切断和压缩老虎的栖息地,因此在非政府组织的倡议之下,政府答应兴建3座生态桥,让老虎栖息地得以完整保留。 另一方面,今年初,以首相拿督斯里依斯迈沙比利为首的国家老虎保护工作小组(MyTFF)首次召开会议,通过了6项保护马来亚虎的行动策略(2021至2030年)。另外,国会刚在2021年12月通过修法,加重野生动物保护法令的刑罚,把最高罚款额从原来的50万令吉提高至100万令吉,以及将刑期从10年提高至15年。如今方向和策略都有了,接下来则看当局有没有执行的决心。 就在今年初,吉兰丹又发生老虎袭击人类,最终被开枪打死的事件。假如我们再不加大力度保护野生老虎,只怕这些冲突以后会更常发生,久而久之老虎越来越少,最终落得只能从国徽去缅怀我们的“Pak Belang”。 你知道吗? ·老虎总共有9个亚种——西伯利亚虎、孟加拉虎、华南虎、苏门答腊虎、印度支那虎、马来亚虎、里海虎、巴厘虎和爪哇虎,其中里海虎、巴厘虎和爪哇虎已经灭绝。 ·20世纪初期,全世界约有10万只野生老虎,可是这个数量如今已骤减至不到4000只。 ·马来亚虎只分布在马来西亚半岛和泰国南部,跟印度支那虎有着许多共同点,直到21世纪初期才被确认是一个不同于印度支那虎的亚种。 ·根据马来西亚世界自然基金会(WWF),老虎需要非常大面积的活动范围,雄虎和雌虎的活动范围个别可达300平方公里和100平方公里。 ·老虎吼声可传播至3公里远的地方。 ·如同人类的指纹,每只老虎的斑纹都是独一无二,而且就算剃了毛,皮肤上也依然有斑纹。 ·老虎不只喜欢泡在水里降温,也擅长游泳,游泳距离可达6公里。 ·老虎是夜行动物,喜欢在夜晚狩猎,不过马来亚虎在白天也很活跃。 ·老虎一次可产下2至4只虎崽,但虎崽死亡率相当高,存活的虎崽会跟母亲一起生活,直到两岁左右离开母亲寻找自己的领地。 (原稿上传于17/01/2022)   延伸阅读: 【老虎保育01】野生动物救援中心:养虎为救 【老虎保育02】NWRC仅拯救不驯化 【相关短片】野生捕获的马来亚虎     更多文章: 引领残障生活出精彩,陈锦辉为特殊教育努力获国际认可 世界前2%顶尖科学家汪欣仪好学爱研究:不行医也能有成就感 【向善而生奖01】Native协助上网卖榴梿,原住民疫中逆袭 【向善而生奖02】Mitti Café与残疾员工不离不弃,迅速转型共渡难关 陶艺创作者纪慧珊:迷恋土与火的不确定结合 电竞选手兼大学助理教授尤永健,游走于虚拟与真实  
4月前
4月前
(新加坡20日讯)金属制造公司两名前董事以5万新元贿赂新加坡野生动物保育集团前高级项目经理,换取总值近45万新元的3个项目合约,昨天各被判坐牢7个月。 《联合早报》报道,被告梁财坤(54岁)和黄治添(54岁)案发时是Magnum Precision Industries私人有限公司的董事,该公司的业务是金属加工和不锈钢制造。 两人各面对两项抵触防止贪污法令的控状,早前在庭上承认其中一项,余项交由法官下判时纳入考量。 受贿的吴铭桂(51岁),案发时是新加坡野生动物保育集团(WRS)展览设计部门的高级项目经理。吴铭桂与WRS采购部合作密切,他的专长是挑选供应商和承包商,因此在推荐供应商上极具影响力。 案情显示,在2016年某个社交聚会上,梁财坤结识了吴铭桂。一两个月后,吴铭桂联系梁财坤,告知新加坡动物园有项目招标,并安排与他和黄治添见面。 3人见面后,吴铭桂提议两人支付他5万新元,说是“咨询费”和项目“入场费”,而他会指导两人投标。两人认为若不接受吴铭桂的安排,就无法从WRS获取好的项目,因此同意吴铭桂的建议。 于是,两人分别在2016年底和2018年2月支付吴铭桂各2万5000新元。两人以董事费用或董事花红为由,从公司户头提取现金并交给吴铭桂。 2017年4月至12月期间,被告的公司从WRS获得3个总值44万6490新元的项目,包括新加坡动物园和裕廊飞禽公园的采购订单。 被告的公司利用从吴铭桂那里得知的信息,按WRS的预算调整报价再投标,因而击败其他参与竞标的公司。 吴铭桂也利用在WRS的地位,向相关部门推荐被告的公司。在与吴铭桂“合作”之前,被告的公司不曾从WRS获取相同价值的合约。 吴铭桂共面对13项控状,包括11项抵触防止贪污法令,以及两项抵触贪污、贩毒和严重罪案法令的罪名。他否认有罪,案件仍在审理中。
4月前
4月前
5月前
(新加坡29日讯)8个月内贿赂新加坡野生动物保育集团前设施管理主管32万4000新元,换取投标信息并顺利获得合同,公司董事被判坐牢14个月。 《联合早报》报道,被告陈全丰(47岁)在防止贪污法令下面对8项控状,他昨天在庭上承认其中3项,余项交由法官下判时纳入考量。 根据案情,被告案发时是Hong Power Engineering私人有限公司的董事,该公司主要负责电力装置工程。受贿的张鹏伟(56岁)案发时是新加坡野生动物保育集团(WRS)旗下新加坡动物园的前设施管理主管,职责包括维护动物园场地和处理采购事项,有权批准WRS的部分工程。 与数家承包商串谋投标推高标价 涉案的另一人是Shin Yong Construction私人有限公司(SYC)的项目经理杜永顺(38岁)。该公司的业务是建筑施工,WRS是公司的主要客户。2005年,张鹏伟和SYC达成协议,后者支付“佣金”给前者,换取顺利得到合约。2015年,杜永顺接手SYC的运营时也萧规曹随。 张鹏伟会告诉杜永顺具体的投标价格,确保后者顺利标到WRS的工程。杜永顺须与一些其他承包商串通,以说好的价格投标,其中一些标价会较高。 一般,报价最低的公司将获得合同,而张鹏伟作为主管是最终审批人。SYC或其他承包商顺利标到合同后,须给张鹏伟投标价格的约35%作为报酬。由于几家承包商串谋投标,最终标价必然会被推高。 标价30%至35%交给动物园主管作为报酬 2015年8月至9月,杜永顺找来被告公司,作为动物园电力装置工程的承包商。2016年3月,杜永顺询问被告,是否想知道报价信息,以确保获得招标的项目,但条件是须把其中30%至35%交给张鹏伟作为报酬。 被告接受杜永顺的提议,于是每每须要报价时都会询问后者。后者会给被告“建议”须虚增的数额,并告知须要支付多少佣金。 接着,被告顺利取得工程并获得WRS付款后,就会做出虚假的付款凭证,如向分包商付款、领取董事费等,从公司户头中领钱,再联系杜永顺,安排当面把现金交给张鹏伟。 2016年3月至10月期间,被告贿赂张鹏伟共32万4000新元。这期间被告公司从WRS取得的合同价值共约97万7080新元,而WRS预计因此损失22万5480新元。 被告最终被判监14个月,另两人的案件仍在审理中。(部分人名译音)  
5月前
6月前
6月前
6月前
7月前
7月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