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洲网
星洲网
星洲网 登录
我的股票|星洲网 我的股票
Newsletter|星洲网 Newsletter 联络我们|星洲网 联络我们 登广告|星洲网 登广告 关于我们|星洲网 关于我们 活动|星洲网 活动
下载App
下载App
简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古董

上世纪70年代李小龙武打电影《唐山大兄》风靡一时,全球龙的传人也掀起一波功夫热潮。当时的我仍在小学读书,常跟随先父到戏院追捧李小龙精彩出色的经典功夫片。成年后有感于李小龙在国际上弘扬中华武术文化功不可没,为全球华人的骄傲和英雄,我珍藏了好些李小龙书刊与周边产品。连带的我也对与龙有关的东西及纪念品产生了兴趣,举凡龙的书画、刊物、玩具、木刻、雕塑等艺术品,在经济能力之内我都会尽量收藏。 好多年前在马六甲古董街猎宝时发现一间中国茶几专卖店,摆卖各种奇形怪状、价值不菲的高档茶几。这些茶几多属珍贵的樟木所制,体型庞大,雕工精美,让人沉醉于其艺术之美。尤其一台店主雅称为“飞龙在天”的镇店之宝更是雕工一流,犹如鬼斧神工,再加上隐隐散发出樟木特有的浓郁香味,让我不禁陶醉其中。栩栩如生的一条含珠神龙,在变幻无穷、苍茫空阔的穹苍云海之中逍遥腾飞,翻云覆雨,展现王者之尊的非凡气势与优雅形态,令人惊艳,叹为观止!唯售价之高昂令人望而却步,遗憾而归。 过了好长一段时日,对此宝贝仍是朝思暮想、魂牵梦萦。某日再返回专卖店一瞧,宝贝还在,我应是有缘人吧!与店主再次讨价还价后,终于“抱得宝贝归”(分期付款)。尔后店主亲自送货,合店主夫妇及一洋人好友共三人之蛮力才扛得动,相信有近百斤之重,木龄也是近百年矣。“命里有时终须有,命里无时莫强求。”此至理名言虽是老生常谈,却也点出万事随缘、自足常乐之理。尽人事,听天命;得失随缘、顺其自然,尝尝云淡风轻之美吧。 我个人对于品茶或茶道毫无兴趣,对于龙的艺术珍品却是情有独钟,自称“龙痴先生”,自娱自乐,此生无憾。我心目中的龙就是一条“艺术龙”!
2星期前
世纪70年代李小龙武打电影《龙行天下》风靡一时,全球龙的传人也掀起一波功夫热潮。当时的我仍在小学读书,常跟随先父到戏院追捧李小龙精彩出色的经典功夫片。成年后有感于李小龙在国际上弘扬中华武术文化功不可没,为全球华人的骄傲和英雄,我珍藏了好些李小龙书刊与周边产品。连带的我也对与龙有关的东西及纪念品产生了兴趣,举凡龙的书画、刊物、玩具、木刻、雕塑等艺术品,在经济能力之内我都会尽量收藏。 好多年前在马六甲古董街猎宝时发现一间中国茶几专卖店,摆卖各种奇形怪状、价值不菲的高档茶几。这些茶几多属珍贵的樟木所制,体型庞大,雕工精美,让人沉醉于其艺术之美。尤其一台店主雅称为“飞龙在天”的镇店之宝更是雕工一流,犹如鬼斧神工,再加上隐隐散发出樟木特有的浓郁香味,让我不禁陶醉其中。栩栩如生的一条含珠神龙,在变幻无穷、苍茫空阔的穹苍云海之中逍遥腾飞,翻云覆雨,展现王者之尊的非凡气势与优雅形态,令人惊艳,叹为观止!唯售价之高昂令人望而却步,遗憾而归。 过了好长一段时日,对此宝贝仍是朝思暮想、魂牵梦萦。某日再返回专卖店一瞧,宝贝还在,我应是有缘人吧!与店主再次讨价还价后,终于“抱得宝贝归”(分期付款)。尔后店主亲自送货,合店主夫妇及一洋人好友共三人之蛮力才扛得动,相信有近百斤之重,木龄也是近百年矣。“命里有时终须有,命里无时莫强求。”此至理名言虽是老生常谈,却也点出万事随缘、自足常乐之理。尽人事,听天命;得失随缘、顺其自然,尝尝云淡风轻之美吧。 我个人对于品茶或茶道毫无兴趣,对于龙的艺术珍品却是情有独钟,自称“龙痴先生”,自娱自乐,此生无憾。我心目中的龙就是一条“艺术龙”!
3星期前
4月前
8月前
8月前
(新加坡17日讯)六旬夫妻退休后创业,开设“迷你博物馆”展示70多台打字机。尽管每月收入仅够支付一半的租金,起初甚至出现零收入情况,但为替女儿圆梦、让更多人认识打字机也在所不惜。 自去年11月,新加坡哈芝巷出现了当地首家打字机空间,由夫妻陈福来(68岁)和汤秀香(66岁)一起经营。 店里所展示的约70台打字机,主要是女儿陈丹微(38岁)15年来,从德国、澳洲和美国等国家收集而来,出手买下的打字机从100元(新币,下同)至1000元左右不等。 其中,较独特的收藏品包括双鸽中文打字机,和透过打字机收藏者朋友,从德国淘到逾百年历史的古董索引打字机等。 《新明日报》报道,陈丹微是一名上班族,她受访时说一想到收藏的大批打字机,缺少被使用和欣赏的机会就觉得可惜。 去年10月,她得知哈芝巷这间店铺欲出租,和家人考虑后决定租下店面,由父母打理。 “哈芝巷有人流也充满复古风味,店铺空间大小也刚好,让人感到温馨,在这里经营打字机空间再适合不过。” 除了展示打字机收藏,该打字机空间也提供打字机体验、工作坊等活动让公众付费参与。在顾客反馈下,也准备了约10台古董打字机供出售。 今年初退休的汤秀香为了开店,将退休计划即旅行和志工服务暂时搁置,坦言至今生意仍处赤字情况,收入也仅够支付一半的租金,需靠储蓄维持。 夫妻俩透露,周日人流较少,有时大半天都没有生意,只有来看看的访客。 陈福来表示,这个打字机空间对他们而言,比起生意更像是经营自己感兴趣的事。 “这些日子收获了有意义的交流、顾客的满意回馈,都成为了我们的推动力,使我们几乎忘却了财务上的挑战。” 汤秀香也分享,曾有年轻顾客想要写“Friend(朋友)”却忘了怎么拼写。 “现在我们习惯使用缩写,手机电脑也有自动改正的功能,盼望这个空间可以提醒大家放慢脚步,重新感受书写的乐趣。” 现在,陈福来和汤秀香在女儿耳濡目染下也爱上打字机,为了创业还自己进修打字机相关的知识,好比陈福来正在继续学习打字机的保养和维修技术。 小男生爱收藏 记者日前走访该打字机空间,碰到了对打字机了如指掌的10岁小男生罗恺乐和母亲一同到访。 他说,在YouTube上接触到打字机的视频被深深吸引,而自己也收集了3台打字机。 聊起打字机滔滔不绝如数家珍,罗恺乐说,他偶然得知有这样的一个空间后,初次到访便流连忘返,母亲还一度得催促他回家。 “我觉得打字机的机械和操作方式很神奇,平时喜欢研究它的机械。” 英文系出生的陈丹微,认为用打字机来打印诗歌和写日记很浪漫,于是对打字机萌生兴趣。 怕被唠叨 60台藏床底与储藏室 15年前于结霜桥旧货市场以低于20元购入了第一台打字机后,陈丹微便开始钻研打字机,开启了收集的旅程。 起初,陈丹微会顾虑心爱的打字机被多人使用有可能受损,但随着她发现通过展示自己的收藏品可助更多人认识打字机,也有机会和志同道合者交流,获益良多。 她打趣说:“以前担心父母发现后会唠叨,还曾经把打字机藏在床底和储藏室。直到开店前夕父母才知道我已收藏了60多台。”
11月前
1年前
几年前在京都旅行时,常常会步行经过鸭川。在告别京都前的最后几个小时,甚至跟旅伴把剩下的时光通通递给鸭川,买了简单的餐点和啤酒在河边野餐。景点太多,时间太少,京都还有许多我们仍未探访的地方,我跟旅伴说,好吧我们干脆就牺牲掉接下来行程的住宿费,求京都旅馆的老板多收留我们一天。 这当然是玩笑话。旅行的美好,在于它总会留下遗憾。错过的绝美风景,没尝到的当季食物,考虑太多而没买下的手艺品,站在一家临时休业一天的名店前哀叹。 旅途中的种种遗憾,是下一次旅行惊喜的铺垫。随遇而安,即是旅行的喜乐。 这次游东京,跟友人去参观了位于东京上野的国际儿童图书馆。我们不是来看童书,而是慕名前来欣赏安藤忠雄修复翻新的图书馆。文艺复兴风格的百年老建筑,保留了美丽的原貌,添上了玻璃帷幕的明亮感,令人惊艳。 馆内严禁拍照,我们放慢脚步细细欣赏,从图书馆出来时,已经赶不上原本要看的展览。秋末下午4点半,天色已黑。那就找家咖啡馆坐坐吧。东京艺术大学附近有家老民宅改建的咖啡馆,轻轻推开门,站在吧台内的店员微笑说:“不好意思,客满。” 那只好随便走走喽。抵着寒意踱步到街尾,意外走入一个洋溢着昭和风情的古老下町,转角处还有个老旧的澡堂。咦?这不就是那家鼎鼎有名,由老澡堂改建成美术馆的SCAI the Bathhouse吗?这家完美结合传统与先锋的美术馆,顶着200年前的传统老屋檐,展示了不少国际先锋艺术家的作品。 街头的遗憾,换来了街尾的惊喜。 因为去镰仓而错过了原本想去逛的大江户古董市集,没想却遇上了更大型、更精彩的,今年东京秋季的“蚤之市”,而且地点选在景色怡人的立川昭和纪念公园,可以边欣赏园内的秋天景致边逛市集。 一路上看到不少漂亮的物件,尤其是手作餐具。那些纹路设计触感独特的碗盘,几乎马上就可以在脑海中想像用来盛放食物的样子。这个白底细条纹盘子适合盛咖哩,那个圆润的碗用来装米饭饭量刚刚好,这对陶杯子用来喝清酒据说可以留住香气。 逛了一阵就下起细雨,撑着伞草草逛完。其实看中了不少物件,比如一个绘上了伊索寓言故事般的陶盘。深邃的蓝,粗犷的笔触,沉甸甸的,似乎很适合挂在家中厨房的白瓷砖墙上。如果此刻近藤麻理惠拿起这个陶盘问我有没有“怦然心动”的感觉,我会马上点头。当时我拿不定主意,于是用手机拍下这个漂亮的陶盘,想说之后若念念不忘还可以折返买下。 结果当然没有回头,市集浩瀚如大海,中意的何止一两件,当作旅途中一场美丽的邂逅就好。   更多文章: 彭健伟/镰仓女人的善意 彭健伟/日本的澡堂 彭健伟/成不了野兽的我们 彭健伟/你的声音不是你的声音 彭健伟/曼谷唐人街的慢时光
1年前
1年前
2年前
2年前
今年更换的新鞋,把我双脚割到不行,破皮的位置通红过后逐渐成茧。谷歌搜索的方法对我根本不受用,唯有在屈臣氏大量购买胶布前后来回贴在脚上。 想想儿时的情况,但凡衣服裤子到鞋子会刮伤皮肉的,我都自动到缝纫车的小抽屉里,取出大人裁衣用的“蜡粉饼”在物品粗糙的部位上划几下,奇迹便会发生。从此不痛也不痒的活了很久。上两个月终于在名创优品买得了一个针线工具盒,应该有的都有,我想要的就是没有。 记忆中蜡粉饼的用途,就是她在准备修改或裁衣的时候,在布上画线做记号用的,而且容易洗掉。五颜六色的蜡粉饼和百颗以上不同形状的扣子,同住在一个小抽屉。一拉开,就能看见万般彩虹的眼睛。当然,弄翻在地更壮观,你的屁股可能也会因此而开花。 蜡粉饼不可以住在别的地方。它就只能与那一台70年代的缝纫车依偎在一起。古董般坚硬牢固的黑色机身,装饰着亮金色的花纹。她右手拽拖轮,从右边挂线头引针穿线到左侧,左右相对的调节器,脚下踏板一踩,便启动了一系列没有牌子的风景。我见过她颈上悬挂着软尺,将一匹布滚开了几张四方桌,至于多长的故事,裁裁剪剪也是至今无法回购的版本。 童年的奇迹总会随着成长莫名其妙的消失。 临睡前,我把4片透明胶布放在书桌上,为明天踏出门前做的防备。毕竟皮破了,肉痛的还是我。年尾了,我还是不知道要去哪里买蜡粉饼。
2年前
2年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