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洲网
星洲网
星洲网 登录
我的股票|星洲网 我的股票
Newsletter|星洲网 Newsletter 联络我们|星洲网 联络我们 登广告|星洲网 登广告 关于我们|星洲网 关于我们 活动|星洲网 活动
下载App
下载App
简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急救

像是小学时常写的题目,但却最为贴切。2005年11月6日对我来说意义重大,是上天给了我一个重生的机会。 下午两点半,到外用餐后回来正在看电视节目的我突然感到头晕,正想进房休息,却再也站不起来,在不到一分钟里健康的我左半身瘫痪了,像是突然失去了左半身,成了一个半死人。当时的我依然神智清醒地向丈夫大喊:“我中风了!快打电话给救伤车。”丈夫想扶起我,但我坚持叫他别动我,因为当时我有孕在身,千万不能跌倒。 在等救伤车的同时,先生用针替我刺破每根手指头,拼命尝试挤出血来,这些都是我们从书上读到的一些中医常识。我已开始呕吐。女儿在旁开始不停地哭,我赶忙安慰她,叫她别哭也别怕。 中风!怎么会是我?我才37岁,肚子还怀着16个星期大的孩子,身边有一个可爱的女儿,我不能死!我不能晕!虽然心里很害怕,却只能不停地念:阿弥陀佛。在4个大人的帮助下,我终于上了救伤车。 救伤车的笛声不断在耳边响着,我只企求赶快到医院。从山上到山脚也不知道过了多久,路上吐了好几次,搞到护士全身都是,我不停地向护士道歉。 人既将死,脑袋就特别活跃,想到女儿刚才害怕的眼神,我知道她一定还在哭。当时的我心想:到了医院就没问题了。 送进医院,见到了丈夫,知道女儿与公公在一起,心里安定了一些。谁知道送进急救室后,照了扫描,脑溢血,医生却说不能做什么,因为我怀孕,除非拿掉肚子里的孩子。 这当然不行,孩子已经4个月,只可以观察看第二天脑会不会停止出血。于是这一生中最漫长的一夜开始了。我整晚看着不停发出“啤!啤!”声的仪器,心情也不停随着它起伏不定,只能不停地祈祷:孩子,你要坚强,与妈妈一起努力奋斗,度过这一关。 护士不停劝我一定要睡觉,我想起日本一名博士做的研究——“水的力量”,一直向着点滴说话:请求葡萄糖水能告诉我脑里的血停止流,丈夫则不断地念大悲咒给我听,整晚进出急救室。依稀记得半夜3点过后,我才迷迷糊糊睡着。 7点45分再次准备推我去扫描。出来后,见到了爸爸,我只说了一句:“爸爸,我很怕!”当时的我,讲话已经有点结巴,家人都赶来了,其实我们才结伴旅行。因我回婆家所以分手不到两天,女儿被妹妹带回去了。 9点半,脑科医生来看我,他说恭喜我:血已停止,再观察后就可以移出急救室到普通病房。但同时也告诉我,脑部破裂处被称为动静脉畸形。其实那到底是什么东西?当时的我们听得莫名其妙。接着医生按排我到妇产科处检查,孩子没事。我被移到另一处的急救室,听说是较稳定的病人,那儿进出的病人较多,那一晚是在邻床的呻吟声中睡着的。 第三天,换到普通病房,我虽有资格住头等病房,但也得慢慢等,病人又多又吵,自己动弹不得,背后像有火在烧,发现医院里的护士什么也不会,连基本的移动病人也不会。幸好有先生一直陪伴在旁,帮我翻身。当时的我虽然头非常痛,但是非常乐观,心里一直相信不久就会好起来。 动静脉畸形是天生的 那几日我每天期待医生会带来好消息,却是不停地失望。我的动静脉畸形是天生的。弟弟上网看了些资料,也明白医生不能做什么。动静脉畸形是天生的,而且是个计时炸弹,随时会再次爆发,再次爆发的几率每年增加2%。 我虽然伤心,却很快地接受了事实。医生给我吃止痛药及高血压的药,脑溢血就这样没了下文。两天后才成功转到头等病床,物理治疗师终于露面,教了我及丈夫如何从床上移到轮椅的方法,如何坐得稳。我只好接受事实,开始从坐学起。我从床上翻身掉了下来,护士只好让每天睡在医院走廊的丈夫进来照顾我,让我睡在单人房。11天后出院,回家第一晚又从床上掉下,幸运地肚子里的儿子没事。从此我的生命改写,与物理治疗结下了不解之缘。 注:一直到今天,我终于了解到虽然科技发达,但对人脑的理解依然非常贫乏。万一不幸地中风或脑部受伤,医生只能够通过手术确保脑部不再出血。接下去的一切,就得靠你自己的努力。医生甚至不能告诉你有没痊愈的机会。他们也没有任何药物让你脑中损伤的部分复原。无人可以帮助你。这与平时我们的习惯——有病就找医生,一点都不相同。幸运的话,脑细胞破坏不多,很快就痊愈;不幸运的话,就有一条漫长的道路等着你。
1月前
(古来13日讯)今年56岁的庄委尊自15岁参加红新月会,在41年的漫长岁月中,曾两度获颁常年服务奖章。 红新月会古来区会成人组(华语)总教练庄委尊受访时说,1982年参加红新月会时,纯粹是受到朋友的邀约。当时住在武吉峇都新村的他们,从武吉峇都新村到加拉巴沙威参加附属于红新月会新山区会第17分队的活动,学习急救、步操等知识。 他表示,从初级文凭到高级文凭,他们参与步操比赛、参与急救课程及伤口化妆比赛等,吸取不少急救的知识。 庄委尊于1995年,在武吉峇都新村成立红新月会新山区会第18分队(武吉峇都分队),成为该队队长,开始在武吉峇都新村民众会堂教授红新月会相关的课程。 他坦言,成立武吉峇都分队源自于1993年的一起事故,当时报章刋登了一名男子在清洗鱼缸时,鱼缸不知何故突然破裂,割伤这名男子的手腕,男子在未及时获得急救下,流血过多而留下遗憾。 “当时感到很遗憾,如果现场有人能及时给予援助,帮忙他止血,悲剧就不会发生。” 他表示,从那时候开始,就萌起想要响应红新月会全国会总“一家庭一救员”的号召,希望尽己所能,让武吉峇都每一户家庭,都能至少有一名救员。 “我的目标很简单,就是希望更多人能学到急救常识,当紧急事故发生时,救员最重要的是能救自己,其次就是救身边的人,如止血、心肺复苏术、癫痫症等的正确的急救方式。” 他说:“人生短短几十年,除了吃饭赚钱,不为社会带来负担,我们要如何通过有意义的活动,回馈我们的国家和社区?当时,我想到的就是教授更多人急救知识。” 作为红新月会的一员,庄委尊除了受邀为运动会、球赛、竞技赛、捐血运动等,提供各项医疗服务外,也到古来区一些中学当教练,教授步操、急救等知识。 他指出,目前红新月会古来区会(华语)只有两个分队,即加拉巴沙威和武吉峇都,该区会正积极在古来开办授课,希望能促成古来分队及更多分队的成立。 他表示,无法提供救护车服务是区会的缺憾,该会将探讨在未来争取一辆救护车,为有需要的病患提供服务。 另一方面,庄委尊也是警卫团0274队(武吉峇都分队)的队长。 他指出,当年接任警卫团队长,是受已故前任队长杨坤所托。 他说:“警卫团是一项公共服务。我接手时,包括我在内只有3个人,杨坤希望将队长之职交给年轻人,能够招募更多年轻人加入,” 他说,虽然红新月会是紧急医疗服务性质,警卫团则是社区服务性质,但红新月会所学的基本常识,包括步操等,能协助他们更有信心地执行任务。 他透露,武吉峇都警卫团目前拥有逾30位团员,成员包括老中青,他们的主要任务是在白事、学校、社区等举办活动时,协助指挥交通,让相关地点的交通顺畅。 他希望有生之年能够不间断地继续为有需要的民众提供服务,也希望未来会有更多年轻人,参与上述两项社区服务。
1月前
3月前
(马六甲31日讯)意识到急救的重要性,甲市Moty酒店也响应哥打拉沙马那区州议员刘志俍的号召,捐款2000令吉作为赞助自动体外心脏除颤器(AED)的配件或电池的费用,同时该酒店也将在室内泳池安装AED,以备不时之需。 Moty酒店总经理林艺婷和董事余俊辉今日也移交有关支票给刘志俍,希望能够达到抛砖引玉的效果,吸引更多人响应这项运动。 林艺婷受询指出,该酒店曾经有一位顾客刚好心脏病发,恰巧另一个顾客懂得急救,当场对患者展开急救之后才送院,成功挽回一条生命,因此他们了解急救的重要性。 林艺婷:室内泳池明年初安装AED 她表示,当他们得知刘志俍正在推广AED运动,因此决定给予支持,希望能够帮助更多有需要的人。 “我们希望能够达到抛砖引玉的效果,接下来也会继续给予支持。” 她说,该酒店也设有一个室内泳池,由于游泳属于是激烈运动,也具有一定的风险,因此她预计将于明年初安装AED。 “我们每年也会安排消拯员到场进行有关防火意识及急救的培训。 另一方面,刘志俍对于该酒店给予的响应表示感谢。他指出,今年初有一名男子在甲一家羽球馆参与羽球赛时疑心脏病发而倒下,所幸获得在场的马六甲圣约翰救伤机构中央指挥官陈爱婷急救,同时使用刘志俍所分配的AED才救回一命。 他说,由此可见,AED扮演重要的角色,并在急救时刻派上用场。 他表示,由于AED的配件或电池皆有期限,因此其团队也需要热心人士捐款及赞助,以便定期更换过期的配件或电池。    
4月前
10月前
1年前
1年前
1年前
1年前
2年前
(马六甲30日讯)甲市区接连两天已有3宗怀疑是驾驶时心脏病爆发的案例,哥打拉沙马那州议员刘志俍促州政府尽快落实在公共场所安装自动体外心脏除颤器(AED),甲州目前已经有超过10个地方拥有AED。 他说,本身在2019年掌管甲州卫生事务委员会时,曾经积极推动民众学习心肺复苏技巧,并且已经在多个地方安装了AED,同时,该团队也设立了一个专属网页,让拥有AED的场所将地点上传到网上,让民众知道意外发生时,最邻近的AED安置点。 他指出,前两天在马六甲拉也发生司机在车上怀疑心脏病爆发身亡事件,而昨日就分别在古务及玛琳再也,发生疑似司机心脏病爆发而身亡的事故。可惜的是,在古务发生的案例,最靠近的AED在紫昌阁,但还是来不及使用。 盼AED政策提前落实 他表示,心脏病爆发之后急救的黄金时间只有4分钟。他欢迎卫生部长凯里的宣布,指在2025年起,所有公共场合必须安装AED的措施,他因此希望这个期限能够提前,可规定今年杪或明年就要完成。 他认为,这些AED并不是太昂贵或复杂的科技,是轻便且容易使用的仪器。很多国家已经规定在人潮集聚地如住宅区、百货公司等,都必须安装AED,这已经是一种必要的紧急设备。 甲逾10地点有AED “当初我推动心肺复苏训练时,也曾经在甲州超过10个地点安装AED,有此设备的地点包括紫昌阁、紫呷阁、林镇潘酒家、医院等。” 他建议公众,在发生意外之时,可以上网到myaedinfo.com找出最靠近的AED,有关网站也有视频教导民众如何使用AED。  
2年前
2年前
2年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