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洲网
星洲网
星洲网 登录
我的股票|星洲网 我的股票
Newsletter|星洲网 Newsletter 联络我们|星洲网 联络我们 登广告|星洲网 登广告 关于我们|星洲网 关于我们 活动|星洲网 活动
下载App
下载App
简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马六甲海峡

(新加坡13日讯)新加坡和马六甲海峡去年共发生63起劫船事件,比前年的55起增加约12%。其中,58起发生在新加坡海峡,马六甲海峡前年没有发生这类事件,去年却有5起,情况令人关注。 《联合早报》报道,亚洲反海盗及武装抢劫船只区域合作协定组织信息共享中心(ReCAAP ISC)日前公布最新的年度数据,说明去年亚洲涉及海盗和持械抢劫船只的最新情况。 一些劫船事件涉及武装犯罪分子 在新加坡和马六甲海峡发生的63起事件中,53起没有伤及船员;8起的肇事者对船员施暴,其中一起的船长胸部受伤;另两起事故则没有关于船员状况的信息。 据报告,纵观去年全年,发生在印尼、菲律宾、新加坡和马六甲海峡、泰国和越南的这类事件有所增加。除了新加坡和马六甲海峡发生了63起,印尼库拉岛附近海域发生了27起,其中18起涉及武装犯罪分子。 去年在孟加拉和马来西亚发生的这类事件有所减少,印度和前年一样有5起。 亚洲去年共发生100起武装劫船事件,其中一起登船未遂。这与前年的84起相比,增加了19%。 亚洲自2021年以来未发生任何海盗事件。苏禄—西里伯斯海域(Sulu-Celebes Seas)连续3年未发生绑架船员勒索赎金的事。菲律宾海岸警卫队因此在去年10月,将绑架船员的威胁警戒从“中度”降为“中低度”。 ReCAAP ISC执行主任纳达兰加说,虽然去年亚洲持械抢劫船舶事件的总数有所增加,但有一些罪犯被逮捕。 “这些逮捕行动起到了威慑作用,向有组织犯罪团伙发出了强烈信号,即任何针对亚洲船舶的武装抢劫行为都将受到严厉打击。” 他在回答询问时说,没有陆地上的联系,就不会有海上事故。 “在2024年,我们将看到有关当局采取更多逮捕行动和措施。” 大多数劫船事件为随机作案    61%属最轻微事件 在大多数劫船事件中,犯罪分子都是随机作案,并采取“抢了就跑”的方式,严重程度较低。 此外,遭犯罪分子登上的船只防备不足,船舷也较低,且在马六甲海峡和新加坡海峡的禁区内低速行驶。最常见的被盗物品是船舶用品、废金属和机械备件。 报告披露,去年在亚洲所有劫船案中,61%属于最轻微的第四级事件,即匪徒登船时没有携带武器和伤人;匪徒携带利器但没伤人的第三级事件有30起;匪徒携带武器包括枪械、可能伤人的第二级事件有9起。去年没发生最严重的第一级事件,即有船员重伤或被掳,货物也被劫走。  
1月前
3月前
5月前
7月前
学校假期炎热的3月天,我带着老姐们展开半岛中南马西海岸自驾家庭游。主要目的是探访灯塔。这天来到波德申附近的丹绒端(Tanjung Tuan)灯塔——葡萄牙文名字极为凄美:破碎之角(Cape Rachado)。将车子停在森林保护区的入口度假酒店停车格,涂好防晒,带大伙踏上阶梯。老姐平日在小城有走山运动,慢步稳健拾级而上,顺利抵达山顶。白色圆形建筑灯塔矗立眼前,铁门深锁。带大家在灯塔外围绕一圈。小心翼翼,经过一处极为狭窄的小径杂草丛生,眼前一片湛蓝海水——马六甲海峡。天气好的时候可以看见对面的印尼苏门答腊岛。绕完一圈站在鸡蛋花树下,交代大伙喝水再喝水,我给大伙讲解景点小科普。这灯塔虽地处森美兰州实际上由马六甲管辖。 根据芦骨博物馆内展示的史料记载,高24米的丹绒端灯塔于1528年由葡萄牙人所建。1606年此处海域发生重大海战。荷兰东印度公司的船队与葡萄牙海军战船交战,荷兰人的11艘船只对上葡军的20艘,两军连打三天三夜(1606年8月16日到18日),死伤人数近千人,最终是马丁阿方素率领的葡军胜利,但也元气大伤。这场激战双方各有两艘大船碎裂,分别为荷兰的纳扫号及米德斯堡号,葡军的萨尔维多号及端德号。 一项不为人注意的历史记载,是次战争双方军队皆被该处的暗流漩涡吓倒,船只在暗涌湍急的海水中不能稳定应战。1641年荷兰人占领马六甲,灯塔落入荷兰东印度公司手中,直到1817年英国人开始计划重建。另一说法则指1824年英荷条约后,灯塔由英国人全权打理,并于1863年重建,沿用至2008年。 妹妹啊这塔有几百年历史了却还能操作,很厉害,我们有眼不识泰山啊。老姐外甥们倒挺专心听课。阿姨我读历史,每次读到马六甲海峡地理位置极为关键,如今看这塔,完全明白了。外甥亦恍然大悟。 哈哈真是孺子可教也。我补充说明,1990年政府在此处加建混凝土塔,作为马来西亚卫星雷达站,监视马六甲海峡的交通流量及肩负通讯作用。丹绒端距离最靠近的印尼如巴特岛仅仅24海哩,而马六甲海峡是全世界继英伦海峡后,交通第二繁忙的海峡。丹绒端灯塔采用菲倪尔透镜,这种透镜焦距短镜片更薄,灯塔在远距离下仍可看见。 让大伙多歇会,说好集合时间,我独自再往悬崖边看海去。望着马六甲海峡湛蓝的海水,思绪回到从前。 多年前脚车独骑半岛西海岸5号公路,由怡保一路南下,几天后抵达波德申,在芦骨小镇的路边摊和一个马来麻吉谈话。老人家极力推荐我拐进去丹绒端灯塔看看。骑经军营,来到度假酒店处,停好脚车花一令吉买门票,走在上山的阶梯,我遇到一个戴眼镜的斯文日本老伯。老伯胸前挂着长镜头相机,原来他每一年都来观鸟。老人口操不算流利的英语说,很多很多鸟,这边。 全年唯一一天对外开放 印象深刻的是他说了几个鸟类特有名词,我都没听懂。那时还年轻,精力旺盛,我走到灯塔另一边绕下山去,往丹绒端森林公园漫游。幽静山中步道郁郁葱葱,粗厚的藤蔓高高悬挂老树,落叶堆满走道,漫步林子洗涤多日骑行的风尘仆仆再下山。多年后无意间在书店翻到一本户外摄影杂志,方知丹绒端及白岩山的生态保护区每年3月第一个周末都举行观候鸟活动。 每年3月这儿迎来北归东亚的鹰鸟,飞禽从遥远的澳洲及纽西兰飞回俄罗斯、中国、韩国、日本等地,丹绒端是鸟儿的重要中转站。3月首个周末也是破碎之角灯塔全年唯一对外开放的一天。旅途中从没特意做功课,却会奇妙地遇到带我将旅途见闻串联一起的独特时光。 根据资深报人雷子健先生2022年发表于《东方日报》的文章,清朝末年,光绪皇帝最信任的臣子康有为与弟子梁启超发动百日维新变法失败,康有为为了躲避慈禧太后的通缉逃亡海外时,曾经在丹绒端灯塔居住并作诗〈七月朔,人丹将敦岛,居半月而行,爱其风景……〉文中的丹将敦正是丹绒端。我翻查历史史料,康有为于1900年7月到1910年8月共7次来马来半岛,曾在金宝、吉隆坡、槟城等地游学演说。 离开前我频频回望山顶,这半岛最古老灯塔,见证多少战事风云,历经多少历史沧桑;洁白身影及晚间的亮光为多少船舰指明正确行驶方向。时光淘洗几百年过去了,它仍然巍峨屹立,安静在海角山头上遥望四方。 明年3月首个周末,必再来访。
7月前
8月前
9月前
9月前
1年前
2年前
2年前
2年前
2年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