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Newsletter 活动
13/10/2021
范纯玮|难以跨过心防

开放跨州已3天,路上车辆络绎不绝,在交通灯轮候的时间更长了。用简单的话语概括,那就是:大家都回来了。

我听到朋友说,公司里的员工虽都没有请假回乡,但是他们的亲友们都要从四方八面来马六甲见面相聚了,拥抱、握手、吃饭、合照、聊天……说白了就是一个跨区域跨州的水乳交融。

封锁州界已经超过9个月,如今这个“世纪大开放”来的令人心惊胆跳,但我们心里却很明白,国家是没办法长久封锁下去的。

我个人觉得,开放跨州不是跨过地理界线或阻碍这么简单,而是要跨过这一年多来建立的厚厚心防,怀着不知道对方有没有确诊的战战兢兢心理,去接纳久违见面的亲友到来,还有那些来自四方八面出席会议或活动的人们。

可怕的是,有些人开始觉得开放跨州,代表着群体免疫、疫情消散,很快可以不戴口罩了,所以可以看到一群人在工作不戴口罩、小贩把口罩拉到下巴、大量食客聚集、多名烟民靠在一起吞云吐雾等情况。

或许再也没人去监管或取缔这些所谓SOP,一切要靠人民自律去与病毒共存,但是我国人民的自律程度是否在冠病疫情爆发后获得提升,大家应该心中有数。

马六甲随时迎来州选举,更像一枚计时炸弹,无论届时SOP如何严谨,大家都知道选举是一场“以人为本”的群体活动,所以很难叫人对疫情乐观。

病毒无所不在,就算开放跨州跨县跨国界都好,请包涵我们这些一直继续戴着口罩、保持人身距离、不参与外人堂食、频密消毒的人们,因为我实在不知道何时才能安全跨过心防。

跨州
分享到:
热门话题:
16小时前
20小时前
2天前
2天前
3天前
4天前
更多新闻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