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洲网
星洲网
星洲网 登录
我的股票|星洲网 我的股票
Newsletter|星洲网 Newsletter 联络我们|星洲网 联络我们 登广告|星洲网 登广告 关于我们|星洲网 关于我们 活动|星洲网 活动
下载App
下载App
简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中华文化

3星期前
3星期前
3星期前
4星期前
(峇株巴辖3日讯)“龙飞凤舞甲辰年”全峇中小学百人挥春比赛今日首次在峇株巴辖广场举行,获得127人参赛并现场挥毫,其中包括3名马来同胞。 上述比赛由峇株巴辖国会议员办公室、帆加兰州议员办公室、峇株巴辖晋江会馆青年团及妇女组联办,参赛者包括24名高中生、31名初中生及72名小学生。 大会主席兼行动党帆加兰州议员颜碧贞指出,这是国州议员办公室及晋江会馆首次联办挥春比赛,希望未来能成为常年活动,除了让人感受农历新年气氛外,也能弘扬和传承中华文化。 她说,传承文化不能只依靠社团、乡团和民间组织,我国是一个多元文化的国家,政府也一直在强调多元文化的重要性,因此政党必须协助推动各族的文化传承工作。 他感谢峇株巴辖国会议员翁阿布峇卡拨款5000令吉赞助此次比赛。 “我国华小有越来越多的友族学生,例如四加亭中华学校全校103名学生,就有18人或近20%是友族学生。” 她指出,这次比赛也有3名马来同胞参赛,包括1名中学生及2名小学生,她因此希望透过这类活动,让友族同胞一同学习和了解中华文化之美,达到文化交融的效果。” 另一方面,颜碧贞透露,其办公室将于2月14日早上11时,在峇株巴辖广场中央舞台举行“集百家米,聚百家福”活动,欢迎民众积极参与。 “在四加亭国会议员办公室支持下,此次获得13个乡团组织参与及7名赞助商的赞助,所筹到的款项中,将会捐助5000令吉给峇县国中华文学艺盛会,作为活动经费。” 她透露,上述活动剩余的款项,也会捐献给有需要的慈善团体。 公正党峇株巴辖国会议员翁阿布峇卡致开幕词时表示,目前许多巫裔都开始学习书法,将有助于促进各族文化交流。 “我早期曾在日本学习过书法,但已久未练习,已经生疏了,希望这项活动能够每年持续举办,以推广书法艺术。” 开幕礼出席者包括:峇株巴辖晋江会馆青年团团长王稳丰、妇女组主任蔡委君、筹委会主席庄福源、峇株巴辖广场经理邝治铭等。   全峇中小学百人挥春比赛成绩: 高中组:冠军:郑尉袺(华仁中学);亚军:黎欣卉(敦姑博特拉国中);季军:余芊颖(永平国中);特优:施卓颖(天猛公依布拉欣女中)、戴佳仪(敦姑博特拉国中)、张语庭(拿汀翁惹化国中)、许雨桐(华仁中学)、谢宗翰(华仁中学)、张国兴(敦姑博特拉国中)、杨家泓(华仁中学)、郭彦廷(天猛公依布拉欣女中)、张祉洋(拿督文达拉鲁哇国中)、余可恩(永平国中)。 初中组:冠军:卢靖涵(华仁中学);亚军:林沁䮘(永平国中);季军:苏宇彤(拿督文达拉鲁哇国中);特优:林禹晴(华仁中学)、潘煣漪(敦姑博特拉国中)、林研茼(天猛公依布拉欣女中)、林宏钧(高级中学)、邱禹棠(永平国中)、李恩瑜(康文女中)、许芷琳(康文女中)、庄子乐(文西苏莱曼国中)、庄紫萱(文西苏莱曼国中)、梁诗安(拿督文达拉鲁哇国中)。 小学组:冠军:蔡享宸(新华学校);亚军:余婧桐(正修一校);季军:蔡享洋(新华学校);特优:刘馨鍒(永平一校)、郭芯甜(华民学校)、翁一胜(华南学校)、张勇胜(华民学校)、 卢韵心(正修一校)、叶贯均(正修一校)、林彦尊(正修一校)、陈惠恩(爱群一校)、郑彦宁(永平一校)、陈怡静(永平二校);优秀:王静仪(正修二校)、方诗宁(普乐学校)、刘芷涵(永平一校)、 郭缮旋(树人学校)、郑稼恩(永平一校) 、梁宇安(爱群二校)、陈甯恩(爱群一校)、余芓颖(永平一校)、苏乐谣(新华学校)、童小芩(正修一校)。
4星期前
槟城庙会的起源 自1999年开办至今,槟城庙会已经走过25个年头,成为了一项深入人心的文化盛事。起初,槟城庙会的由来是参考巴西狂欢节,那是一个可以让公众免费且自由进场的活动。槟城庙会不仅仅是本土文化的宣扬与传承,更是连接社区的桥樑,将槟城的居民牢牢地凝聚在一起。深厚的歷史和文化底蕴成为槟城人心中的共同记忆。 如今,槟城庙会已经发展成为一项广受欢迎的文化品牌。槟城庙会在农曆新年期间以丰富多彩的庆典活动,为社区带来了欢乐并促进凝聚力。2024甲辰年的庙会主题定为“我们的故事” ,这次不仅展示先贤留下的喜庆习俗,还将通过讲述先人在各个行业中引领主流的故事,让民众更深刻地瞭解这个地区的歷史传承。由槟州各姓氏宗祠联委会主办,传承者精心策划和协调,2024甲辰年的槟城庙会将于2月18日(年初九)下午4时至晚上11时,在槟城古蹟区隆重登场。   槟城庙会的幕后英雄   槟城庙会的幕后,有很多发心成就这场文化盛宴的无私奉献者。他们是参与庙会策划工作的志愿者,投入了长年累月的心血,为的是对文化传承的使命和热爱。他们白天可能是上班族或是生意人,晚上却挤出宝贵的时间为庙会效力。这群庙会策划团队是一群充满热情且有合作默契的团队。   中華文化就像“無字天書” ——幕僚長郭素岑   郭素岑表示:“中华文化是指引我们人生的教诲,是一本‘无字天书’。对我而言,掌握中华文化就是掌握自己的人生,会让自己更好地规划人生。所以,宣传中华文化给年轻一代就是传授教育,让年轻人对自己的人生负责。”       文化传承是延续的过程 ——幕僚长朱文强     槟城庙会的宗旨是“文化传承”。很多志工会有不同的因素如个人、家庭、工作等而不能持续参与筹备工作。目前,朱文强已经克服了这些障碍,也能腾出时间来参与庙会的策划工作。朱文强说道:“每年都来了很多不同年龄层的志工。可是在我们教导这些志工后,基于不同的因素,隔年他们可能不会再继续参与,导致教导的过程就像永无止尽般,每年都要带领和教导新的志工,过程让人感到疲惫。可是,素岑分析说,这些曾经参与的志工可能到了某个阶段,会再回来参与槟城庙会活动。”       文化传承从小做起 ——总策划锺健美     锺健美指出,2008年槟城庙会首次推出“文化插秧计划”,目的在于点燃小学生对文化的热爱,培养他们成为文化的守护者。庙会在2017年开启了“小小讲解员”计划,这个计划让年龄比较小的中小学生通过口头讲解、手作示范等生动活泼的方式,将文化传统传递给更多人。当时有一些小学生就是接触了这些计划而认识了中华文化,长大之后再回到庙会当志工。   “我们相信文化传承是从小做起。在我们小的时候往往没办法接触这一类文化活动,所以我们希望能让更多小孩和青少年从小就有机会接触文化活动。槟城庙会有很多活动是让小孩和青少年参与和发展的,目的是让他们从小就有中华文化的意识。     “文化传承不是一个向往的目标,而是一个使命。你要去做,文化才会一直延续下去。当大家对于文化传承没有意识,文化就会断层。当然,还有一群志同道合的朋友,让我有动力继续推动槟城庙会的活动。”     文化传承和宗教不衝突 ——街道副总策划张延     槟城庙会着重于人文和文艺的传承,和不同宗教并没有冲突。因此,不同宗教和多元的友族同胞也会参与槟城庙会的活动。马来西亚有大中华区以外最完善的中文教育体系。对张延而言,教育让我们懂中文;而懂中文让我们认识文化瑰宝。所以,身在马来西亚是很幸福的,因为我们可以学习中文,并了解中华文化的优美。       全民活动 ——人力副总策划雷维仁     在去年的12月,槟城庙会举办了马来传统皮影戏工作坊及印度传统舞蹈学习工作坊。   雷维仁表示,很多人会以为来参与槟城庙会的都是华裔。然而,槟城庙会是全民活动,庙会的活动方针不只是呈现中华文化,也包括马来西亚多元种族的文化。     年轻人的加入 ——宣传副总策划朱坚志     槟城庙会走过25年的风雨,也经历了主办权风波,甚至传出停办。朱坚志说起当时只有幕僚长独立撑起庙会,默默地带动整个庙会的活动時,他认为文化传承需要年轻人的加入并推动,不然就会出现青黄不接的情况。这几年,槟城庙会也乐见一些小成果,有更多中小学生加入庙会的活动当小小讲解员。     通过活动认识中华文化 ——行政副总策划余采璇     槟城庙会常年都会举办不同的文化活动如折纸工作坊、文化讲座、舞狮学习坊、布袋戏工作坊等。青少年代表余采璇表示,借由槟城庙会的各项活动,能让更多小孩和青少年认识中华文化,例如篆刻。    
1月前
1月前
2月前
2月前
2月前
黄贵文先生问,有没有空喝茶?我说有。以为中东的战争和以色列会是大家关心的话题,来到咖啡馆,见马仑先生也在那里,就不约而同,换了一个题目:马华文艺。 马仑是马华文艺的一面旗帜,看见这面旗你就知道自己走近了文坛。他总是随时随地让人们接近文坛。他走向喝茶地点的时候,总是提着一个塑胶袋,里面装着准备送人的文艺书。有他自己的作品,也有其他文友的著作。他替那些很少出来打交道的文友们送书。 马中断交那些岁月,中国好像在地球上消失了,关于它的被转述的消息都是些坏消息。中华文化成为国家的弃儿,中华儿女沦为二等公民。关于它的任何一件事都讲不清楚,即便是纯表演的舞狮舞龙不也被骂了一通?还有谁要跟你谈马华文艺?还没开口,就觉得眼前仿佛站着一个独裁者,你说什么他都立刻反对。 然而我们凭着简单的喜爱接近着它,感觉上是偷偷摸摸地进行着,仿佛做了一件很不应该的事。华文课开在下午放学后,其他同学都回家去了,全校已经一片肃静,唯有我们这个华文班还有一点声音。 喜欢新诗和华文刊物的几个同学,私底下进行讨论和分享,却不让学校和老师知道。书包里的华文刊物,上正课时不能让老师或巡察员看见,看见了是要被没收的。我们的眼睛也就自然而然往学校以外的地方看。那时,几家华文报的文艺园地,每个星期都会开出两三朵文艺的花。好像开在沙漠上,非常的艳丽。 我读书的时候要帮父母亲做农事。家里有几亩橡胶园,“收胶”后的下午,有一点空闲的时间,便一面擦着手背仍旧发出臭味的胶丝,一面到住家附近一间杂货店找报纸看。武侠小说和新闻往往已经握在别人手里,文艺版却鲜少有人问津。只要找到准没有人跟你抢。可有时它无端端失踪,因为店主认为这张不重要,拿去包东西或垫蔬菜去了。 通常也只有武侠和文艺我能好好读上几段,然而要从头读到尾却很少能够做到。一来环境吵杂,二来总有人邀我下象棋。尽管如此,作家们的名字被编者放在显眼的地方,掠过眼帘又一再被提起,留下深刻的印象。譬如易梵、云里风、原上草、一介、陈雪风、梦平、芭桐、马仑、高坤镇、凝秀等,随便列举便有这好几个。感觉上他们是一群人,散布在各地,有着共同的理想。 我那时不知道马仑、梦平、芭桐、丘岷和邱子浩原来是同一个人,至于作家们写了些什么我也没有特别的印象。不似高尔基、鲁迅、巴金的印象深刻。然而他们将道地的生活写了出来,说出了父母亲们的心声,我们少年的感受,这一点却是没有东西可以代替。 连篇累页的新闻是特权人物的传声筒,而那些声音都是些没有营养的怪音,看了总是令人气愤和不安,武侠小说则是逃避现实的麻醉药。只有文艺的园圃里散发着纯真的生活气息。它是一条涓涓的流水,我们在里头涤荡却浑然不知。 梦平先生就坐在我的前面,我还保留着对他的仰慕,所以向来称他为“前辈”。梦平写小说很快,什么题材似乎都可以应付,手到擒来游刃有余,虽然不怎么在乎文字的雕琢。他谈到好友高秀的时候,说高秀的文笔非常好,在他之上。然后说,他写了大约200篇小说,当年在黄梨乡的10年最为多产。然而并不是因为他特别有才华,而是由于勤劳。 严歌苓女士也说过同样的话,当时她在发表一场演讲。她说,写小说不是有没有才华的问题,而是取决于你付出多大努力。这是一项劳力密集的工作,作家是另一类工人,他们进行着脑力的劳动。 一只孜孜不倦的工蜂 马仑已达望九之年,显得有些疲惫。但是他不愿意呆在家中,老是要到处走动。我的两个写作的朋友黄贵文先生和宋铭先生都曾经载过他。有时候,他的儿子丘量栋先生把他载到聚会地点。 他说,有一次他的一个亲戚载他到吉隆坡,经过一个花园时,他想起,碧澄先生就住在那个花园,赶忙按照地址寻上门去,果然见到了碧澄。他们就这样成为好朋友了。前些年,碧澄来到新山,特别叫马仑安排一桌文友互相认识。他们的圈子以这样的方式不断扩大。 他讲话时声量很低,周遭稍微有点吵,就会被盖过。他又患有青光眼,给他的脑力劳动带来不小的困难。然而他在青光眼的蹂躏下,竟在疫情期间完成了一部关于这个瘟疫的长篇小说。 这许多年来他写了不少关于作家的事迹,随着自己年龄的增长,似乎使他更加看透人生。他很随意地谈论着文坛的几件趣事,估计我们认识哪些文友,就谈谁。 想起当年马华文史界有“三剑客”,就是方修、赵戎和马仑,后来黄梅雨也加入这个行列。姑且不论成绩如何,光是愿意下放文史界的烂摊子当苦役,就已经叫人肃然起敬了。如今只剩下马仑一人,可谓奇货可居。他可是一张蓝图画到底,紧握着马华文艺的旗帜,不曾做过逃兵。 马仑把一本新出版的《马仑序跋导言及其他》推到我面前。这么快!又出新书!我说,旋即看见封面内页他挥洒的签名,还是一贯的称我为“李开璇兄”。真不好意思,我小他十多岁,应该是“老弟”了。马仑自然不会在这里混淆,然而他温文儒雅的气质总是经常无缘无故外泄。写新诗的黄贵文先生也拿着一本,正在翻阅。 集子里有四十多篇文章,是他多年来给文友的新书写的序文、献辞或俳句。他在这些文章里畅谈他们交往的经过,给这些同道适当的鼓励和肯定。附上图片也是出于这个目的。字里行间也随处可见他对文艺的评论和观点。 曾经有人把这种现象评为文艺界的互相吹捧,责为不健康的风气。当然,过度的和不符合事实的褒扬可以被这样诟病,然而我们确实无需对这种现象过于呵责,实际上从这些所谓“吹捧”中写作人并无什么利益可图。马华文艺既得不到国家的认同,也缺乏系统性的支持,每个作家都是一根自生自灭的野草,彼此之间要是没有一点感情,不是这样互通声息,单有艺术的评论又有何用?这三尺文坛能够支撑到今天吗?写作人通常都很脆弱,没有几个生来就是百毒不侵的勇士。总觉得马仑先生在写作人之间的沟通串联,正是好比一只孜孜不倦的工蜂,呵护着它的巢。 马华作家在华文文艺界大抵都称不上“顶尖”。一来,这里不是中华文化的中心,而是边缘。边缘大抵不会被中心看重,更不会被选为标杆。我们的作家的确也只是做些传承的工作,扮演一个外国作家的角色。再多的“吹捧”,料想也不会改变这个认知。 对于“名声”我们无需过于追求也不宜完全漠视,至于自己为什么获得那样的名声,或者为何失去了,又或何以受损了,都应该给与认真的对待。自己心中有把尺,不是别人一句评语就可以左右的。 正因为平凡,我们这里的写作人没有顶尖作家那样的思想包袱,不怎么受“名誉”的影响,而是看破了天命似的写生活抛给他们的题材,按照自己的能力走自己的道路。“顶尖”需要“平凡”衬托,绿叶牡丹,相得益彰。而平凡作者的付出也是付出,有同样的意义和价值。 我是从这个角度来看待马仑。他所做的,何尝不是我们以前所做的那些事,几个文友经常互相联系的版本?只是,马仑把它变成了自己毕生的使命,而我们只当它为一种社交活动。
2月前
4月前
5月前
5月前
6月前